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理易文化传播

函灵子 玉函风水 果老星宗 七政四余 同天地之心,通造化之妙

 
 
 
 
 

日志

 
 

众解《郑氏星案》第一案三品命  

2017-01-15 20:18:53|  分类: 天星论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解郑氏星案》案

命之理微圣人所罕言也后世专是以名家者不啻十数独通玄经传自唐之张果折衷群言视诸家最中肯綮厥后得其传者寥寥无闻。明元时浙温之安固郑希诚氏曾遇异人授以通玄之学用诸禄命发多奇中人因神之迺拾其批辞汇而成编有得之者秘录珍藏不啻随珠卞玉。其所推休咎纤悉不爽视之通玄若合符节。予闻穷星象之理无踰于通玄得通玄之传无踰于郑氏。兹集也稽象纬以卜终身考限度以知流岁得失穷通罔不咸备。凡郑氏之精蕴得诸通玄者此其尽述之矣。善学者玩索而有得焉则由是以进果老之阃域将绰绰乎有余裕已。予不私其有而广其传。故不自揣其芜陋谩书以序诸首。

居士陆位识

案一:三品命

 

男命庚寅 己卯 庚子 丙戌 

所喜星格:火月同辉福官会聚名甲居垣斗旺坐命木孛符印妻嗣殿垣

所忌星格:日月背行福官临弱的刃妻位土计失躔

2017年01月15日 - 玉函风水 - 理易文化传播

一、大象:

郑氏:命坐旺鄉,身居福地,況火助月之輝,而身益力,土遏水之勢,而水不橫流。且土為命,水為福,火為宫,各得其宜。造化盡美又盡善矣。

李光浦:命宫带斗标帝旺之乡,又得天禄卦气

。命主得金星于四正,三方之未有木、孛、炁拱照,变曜除炁为天暗、木为天刑之不利外,其余皆吉,科名、科甲、文星、天官星、印星、催官、禄神、喜神、爵星、天贵

......均与命相关,命居三品乃当时之评准,若于今日而言,富贵之命是无容置疑的事。

李先生论述此命之格局几乎纯从化曜和神煞来论,明显有失偏颇。】(红色字,为之建浅注,下同。)

双鱼戏水:大象定人生格局品级高下,故看身命入局之状况、诸星与身命有情无情、星耀组合格局优劣。若是割裂地去看每一用星的躔度得失,其为小象矣!小象故可看起某一领域之得失,行运之吉凶,然用之于观人生品级,则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弊。因此,对于盘中土失躔于奎木,水受制于镇星,火为水所射的分布,郑氏却言“土為命,水為福,火為宫,各得其宜”,则无怪矣!

卯宫立命,命主为火而得夜生,起于福德而升殿,格局美善。火以水为难,水不宜旺,得土遏制,子来助母,土火有情。

未宫有木星照于三方,文爵寿元之星,且为命主之恩星,春令当旺且升殿,而于三方照命有情,造化之美!若问:命度氐土,不怕木之克?因为木为寿元、纳音星,纳音克命乃星照本家,故不忌。未宫又有孛化天贵拱照,与木气同躔,得通关之妙,不克命矣。恩贵有情之象。

金为满用之星,为天官星、为印、禄、喜神、三元、名甲、地驿,入垣对照命宫,贵气倍增。金、木用星三方对照相关涉,入旺、升殿、入垣,虽非龙盘虎踞之正格,亦深得龙盘虎踞之妙!

命宫做斗杓、帝旺、唐符之乡,卯宫又被月令填实,立命得宫。

命主起于福德,伴月而行,助月之辉,盖火月同躔翼火,则身命皆升殿矣,此非一星半月之正格,尤有一星半月之妙!

清辰为禄元,亦为福德,朝阳伴命,非田官夹福乎?非卦禄朝阳、禄马朝阳乎?水泛白羊日为祥。官禄主入旺。

土为命度,虽失躔,然三方同经得罗睺相生,同经又得天福、天贵,同经之暗刑,是不美者。然官禄前引,名甲、天官相从,官魁禄马三元无一不与命度引从有情。而命度用星又都位于八字填实之地,得三品之贵,不虚也!

【双鱼从命主星与众星的组合,及众星所代表的宫位和化曜、神煞掌督,共同论述其富贵层次,可谓高明。但其似乎只论命主星,忽视了命度主星,还是没有吃透果老“元”的精义。】

二、六亲:

1.父母

郑氏:於中月南日西。故樁庭已寂。(坐劫度。近孤星土計。)

李光浦:美中不足者是日已西沉,田宅宫属土,土计断缠于木,故“椿庭已寂”,惟田宅仍存,实因罗喉躔斗木,炁属井木,不然则早已“限到土度必死”(卷九《捷见限论——倒限直指篇》中首二节)。

双鱼戏水:罗计拦截,可论日东月西。此盘罗计分于寅申,月南日西。日虽入旺而西沉,坐于劫度,且同经者,罗计孛木,对日来说皆可为难,日宫空亡、年符、死地,宫煞无一可取飞入廉杀之地,亦非吉象。田宅主又失躔于劫度,与木气同经,故“椿庭已寂”。

2.兄弟

郑氏:土奎計井。雁影分飛。(兄弟主陷。)

李光浦:木掌劫杀,兄弟主坐劫度,土在水旁,水带孤辰是近孤星,怎不雁影纷飞!【论兄弟,李先生从两个方面看的,一是兄弟主起后的躔度,本例中兄弟在丑,为土计,土计躔井木度和奎木度,而木掌劫煞,故说兄弟主坐劫度;二是看兄弟主所会到的星,这个星可以作为这个兄弟主的定语。如本例中,土旁有水,水掌孤辰,就是土有了孤辰的特点。】

双鱼戏水:郑、李所述已祥。未言及者,木劫煞、气化暗而同经克土,且入廉杀之地。

3.子息

郑氏:木乃子。木会孛升殿。子再三损。(孤与劫对)而生女后之男。而子亦末贻为贵。

李光浦:至于儿女而言,宫主木星升殿,得孛之生,卷六《续论七政四余分布宜忌及入格真伪》说“木孛为符印,在未为得局。盖木升殿于未,孛入庙于未,二星得所为贵,他宫其福减半。”而另一方面,男女宫为长生之乡,有文昌临照,故必为“智慧福德之子”,无奈宫中有劫煞,对宫孤辰直照,能不三损乎?首胎为女则可,为男则损也。【这个对于子女的论述,也值得关注。看子女的情况,一是看男女宫的居星和神煞;有吉则论吉,有凶则论凶;二是看男女主起后的状况,本例中男女主木星起在未宫井木度,而且得孛来生,这样就可以论吉。】

双鱼戏水:孛于东井,木入秦州而成木孛符印,木为子,孛为天贵天嗣,皆得所,宫坐长生、文昌之地,飞入玉贵之所,子必贵。然宫坐劫杀,孤辰直照,罗带廉杀同经对照木星,气带暗劫相随嗣星,故子三损。至于首胎女则可,男则不保,盖因夜火助月之辉而照命,日虽朝男女而来,但夜生日已西沉,成残晦之星。【双鱼对子女的论述可谓精妙,尤其是对男女的解释。】

4.妻子

郑氏:金乃妻。金以煞居垣。(的刃雌。)故婚事重继。必遇能家之偶。然妻亦必重议其姻。

李光浦:妻宫中有的杀羊刃,妻星入垣必为贤良之妇,但煞太旺而不能同偕白首,命主为此而“必重议其婚”。【论妻子,妻宫内的神煞和妻星飞出后的状况】

双鱼戏水:金为妻,金星满用而入垣,躔官禄度,土计恩星前引后从,一为田宅、一为天福,土、计带天贵,虽隔度稍远,但格局有情,怎能不遇能家之偶?火化天荫,与月相伴,助月之辉,妻为贤内助。

然金躔空亡之度,坐羊刃、的杀之宫,火于三方拱克,故一妻难偕老,必重议其婚。

三、运限:

郑氏:以限路推之。纔十四五近高貴。(月土是貴人。)獲微名。有凌雲之志。

李光浦:十四五岁头露角,获微名,乃行亢金度时得对宫一土之生。土带天贵,且金星为科甲星而居垣,事非偶然也,更何况月为身,入福德宫是身居福地之人。【李先生论命之贵,一是论命宫里面的神煞;二是论行限,限宫得填冲钓之生助;三是看限主飞出后的状态;四看月身起在何宫。】

双鱼戏水:限度得生,限主入垣则明矣,然月入福德与亢金限度何关?盖因亢金限度,月已在前招手相应了,故其影响力不小!月、土一为天贵、一为玉贵,一则对生,一则相迎,怎不近高贵?获微名者,除得益于名甲居垣居限外,盖因十五岁交度之际,暗顶文昌之星,且限星入垣,经度恩星入旺,龙虎交驰,无怪乎凌云之志!龙盘虎踞今胜昔,地覆天翻慨而慷!

郑氏:遇乎十九二旬出角入轸。以水土交攻。复有喜中之惧。此后数载。忧虑重重。

李光浦:命主出角入轸水度看行限,水星在戌宫中位土之旁,为土所阻遏。水喜顺流,受阻不利。氐土命主克水为财,故有喜中之惧.查命主于二十五岁才由轸水入翼火,岂无数载之忧虑?

双鱼戏水:出角入轸,对宫一土克度,限度主星亦受土克,土带病符,限度主入恶弱之宫,数载之忧虑,然言喜者,一则如李氏所言,命度克水为财,二则难星受制,三则,限度主星朝阳,禄马朝阳。

郑氏:去岁限交翼火。火月相辉。整家业。立功名。则亦何所不可。尚限水欠高。所以但居是职。未许高升也。更过一二季。翼火深入。命土赖彼以生成。名必高。禄必厚。

李光浦:二十五岁运至翼火最后三度,火力不强,到中度时为二十七,二十八岁,烈焰可生命度之氐土,自有荣显,是以“名高禄厚”。【这里要注意,李先生运用了一个概念,即限度初、中、末;中的地方是限主力量最大的时候,这个方法可以考虑】至于“去岁”交翼火(查星图当为二十五岁,而因为二十二岁入巳限,是年为辛亥,故“去岁”指甲寅年);行翼火度当看火星之所在,火在月旁,火月相辉(夜生),自可整家业——火在福德,月在迁移——但由于翼火仍在巳限,宫主水星一则为土所阻,二则入奴仆宫,既非强宫,官职不能高升。【看行限,既要看宿度五行,也要看限宫五行】

双鱼戏水:李氏诠释已明,不赘述,值得注意得是,限度得五行属性于星宿得深浅有关,走恩度最得力之时,乃限度深入之时!度虽好,也受限于大限,限主入奴仆受克,未许高升。而翼火深入之地,乃宫限至边缘,度强宫弱,火月相辉,朱雀乘风,则名高禄厚,田宅之恩用事,整家业。立功名,亦为得时。

郑氏:惟以今岁流年观之。犹恐得中之失。保内外。防是非。调血气。秋末冬初。谨之则吉。来岁春夏之间。亦然。

李光浦:“今岁”是指乙卯年,时为二十六岁,以乙卯流年之化曜而言为孛,孛为水之余,与水共掌疾厄,秋金旺而生水,冬则水旺,故秋末冬初于命宫之火不利。到此,郑氏仍想强调水不宜旺而有横流之势。

但我们不宜忽视的却是:在谈流年之时,我们还得观星看流年景象。在秘而不宣之下,郑氏想强调流星之可能为患,入罗喉属火,掌天雄、飞刃、咸池诸煞。罗喉十八年行一周天,“来岁春夏”为二十七岁之丙辰年,会在未申宫之间,不能为害。但原图之水星则会于春夏间临巳宫而克翼火度和火星,这时宫度俱伤,不能不慎也。这里提供了一个理技:论流年吉凶,如走翼火度,既要关注流星划过翼火度,也要关注流星是否会克制翼火度的主星火星。如本例中,走翼火度,流水星正好划过翼火度,而火星正好躔在翼火度,这样度和度主星同时被克。

孛和水“主寒热、心痛、舌病、酒痔、失血无发”(卷六《疾厄主论》),所以郑氏说要“调血气”,火为奴仆,为命宫,故要“保内外”,至于防是非乃水火交攻之意,不起于奴仆则起于疾厄。

双鱼戏水:二十六岁逢本命月亮,暗顶月孛,孛又值年,太岁填实命宫,走翼火度,难余掌疾恶,秋冬水旺相之际不利,诚如李氏所诠,加之流水为害,结合先后天星及神煞征象,故曰:恐得中之失。保内外。防是非。调血气。秋末冬初。谨之则吉。来岁春夏之间。亦然。

郑氏:越三旬三十一二入张。于功名分上。着高一着。然不于近岁得男。于此则必生智慧福德之子矣。

李光浦:到了张月度之时为三十一,二岁,月得火之辉,而又为天权星,若不高升则有添丁之喜,“行限若见日月,妙不可言”。(卷六《阴阳并明说》)【行到月度,原局中月亮与火同宫同度,等于说走月度,会得火助月明,或者叫做火月同辉,大吉。】

双鱼戏水:三十一二岁限走张月,限主身居楚地,月泊风光,包罗万象之格,加之限年顶度火星,火为男女度主,助月升殿,权荫相伴对照子女,月带玉贵,故不于近岁得男。于此则必生智慧福德之子矣。

郑氏:四十五十皆当荣达。但五十一后。一炁当途。煞木共度。故不可不谨于岩墙之下也。其名已登三品之阶。过此更添一旬。

李光浦:说到限入星日度,日为火,生命度氐土,入未宫后则因月在火旁,【李先生解释中屡次提到限宫和限宫主的问题。如本例,入未宫,那要看未宫的限宫主月亮的状况】。但为何到了五十一岁后则不可以不谨于岩墙之下耶?气为木之余气,“劫木为灾难避”。(卷四《通玄赋》),未宫有死符、月符,惟岩墙也。

双鱼戏水:官禄限主星入旺,廷尉扶阳,官福会聚,柳土限罗睺拱照,四十五十皆荣达。五十一后,一炁当途。煞木共度。紫气乃土命之煞,且为余星,有带劫杀,紫气后有木星为难,孛来党煞,木气克土,故不可以不谨于岩墙之下。

李光浦:五十六岁入疾厄宫,计都临申宫,夜生之计克水宫,这次是原图中之计克水宫,但逢克限之星,便是兴祸之日;【还是论宫限受克的问题】更何况,土星亦约于六十岁初入申宫【流年星克限宫的问题】。先天星图中土星克水星,流年再有土克水于大限,重复克象,大凶,故郑氏曰“五十一岁后...过此更添一旬”【这是一个重要的理技:如果先天有这个组合,后天限流再遇到,那就会应大凶】

郑氏并未断此限为命主之顶寿,但他亦会看到罗喉会于命主六十六岁入酉宫,这时之流罗带天雄、飞廉(大煞)会酉宫之阳刃的煞--若能跨过流土之克申宫一关,亦不易应付流罗之劫难。原图中金星为巳宫火星拱克,只要流年火星重复此象,加之流罗逞凶,人事亦难挽回天意了。【还是,原局有火金相战的组合,限流再遇到,就会应凶;这是一个重要的理技。】

《通玄赋》说:“飞廉或遇金罗,非干戈而当暴死”也说:“杀金为刃休逢”。卷九之《诸煞倒限》有诗为证:“酉中的煞旺中金,金气秋霜杀气梁。阳刃若还同到此,杀星日月不须临”。郑氏不会一语道破乃心存忠厚,不想命主知道后耿耿于怀,轻描淡素得说句“过此更添一旬”便算。《李憕问答》中果老夜观星象,知道火逼金龙,火金交战,必有大难,故要披发伏剑,太乙以禳之。命主于酉限中亦有火罗克金之象,天意如此,夫复何言!

双鱼戏水:李氏所言已详,申宫大限余奴克宫,本命盘限主星又受克,流年土星再入限宫克限,其凶可知。酉宫大限则是本命盘受火克,加之流罗带煞克宫,原盘酉宫大限位于两刃轴线,亦为凶相

九紫注:卯春之土,即欲一点水星以润而生万物,又极不欲水过于旺而使土成混泥。全局的基调莫过于此。命土飞至戌火之地,而得寅方一罗相生。此还不足尽其妙,妙在月身又到福宫翼度,与火同居。又是夜生。是时一火在福之象使得此局成就功名富贵。是以郑氏断曰三品之阶。也正是这两象,使得郑氏得断以从巳之翼火生土,到午限一罗一阳相照而限路得成。也正是因水土的关系交到轸水时,使土易成混泥而土为命水为福,恐是此限中心伤连连。水又为财,则此限之中财来财去之象。非只说限度被土克的问题。于中水漂白羊,土命克水,或还有因财失而得罪小人事。至于交至未限有失之事则明显以春木气旺,易伤命主也。更何况这一长长的井木。这时要反过来联系角木限角木亦是木,然不同在于行辰角时,一阳对照行井时则无行角时也有水混,而命土直接防之,行井时则全然无防,更加一孛。

说到这我们要注意文中的用词,如禄厚,如家业之升。可以想见问命之人必是问下过如钱财的问题的。而归到盘也可发现。以土与水财同居,而木亦为财在三方照克连起来可以想见此命于财极喜。则此郑氏所谓危墙者恐即在于。而孛水生气木,则使得此象更是明显。当然这只是猜想盘中细观还是有此象。

六亲者,在此提供虽一不同思路。此种解法有别以所见之书。即以日月所在度为父母。如太阳在戌宫奎即木为父,此表静盘当参于纳音。就静盘言,木为父则思木教极严,而水财随阳,则父能提供点财气。然春之土不欲木过旺。更加以木为父则气为奴观之限,则角轸之中,父恐即伤。以月为母则火度,亦是同理,则轸一限中恐伤。

以金为妻,则火克其金,然金得垣,何至分飞。是以当参看水妻,以水为妻则水漂白羊金在垣,水白羊而势胜是以断说能家之妻。然水之在奎,则孛之在井,四度相管。是以易有重继之事。而亦可想见,这时要再细看,命主之来时,郑敢直断重议可以不论了,要论的是这后妻,孛是怎么样的,此则与迁有关。如是要互较则,前之妻,因水漂白羊,可见脾气之盛,而孛则相反,以迁则当是离祖出身一般的,但偏与财木一起,当是有理财之能。而气木诗书,或也稍通诗书。是以使之前妻水仍也在,则此孛妾亦能深得命主之心。唯此孛妾因与木同居,亦非是简单人物,理家之能,恐为赞词耳。实在命主本人怕妻妾之人。如以木为儿,则孛与气木同居,则可思。命主恐多为后妻所生。以水为妻,则水所生者亦为儿也。而以木为儿,则又气木相犯,是以损象。而木在井度建殿,则或可行福慧之儿。以孛正为福这。

是以无论功名六亲,无不与之春土当如何以定调无非春时之土,欲得火生而不欲木过于旺,不欲水过于旺。

之建评述:

观众家之论,各有所长,都能让后学收益。最值得关注的是九紫辰的论述。其从四时出发,论命度主之喜忌,从而推及富贵寿夭,六亲吉凶。遵循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真谛。人生天地之间,必然受天地自然的寒暖燥湿、五运六气的影响。如果仅仅从组合、神煞等,取象自然可以,但不能真正把握一个人命身五行组合的真实面貌。

立命氐土,土为命元,生于卯末辰初;以果老四时论之,此时之土,欲得火生助,大地解冻,如得日照,为一阳解冻,万象更新。盘中命宫会金,金则实土增寒,不为土之喜;三方木气孛拱照,虽木气相犯,但木星升殿,孛躔木度同度生木,木之力尤甚;但春月之土,不喜木甚,克杀过重。土星起在奴仆,与日同宫同度,日为官主,日月最为尊贵,故贵象已成;奴仆也为公务、公仆之象。加上三方有罗睺在财帛拱照,罗为奴主,得众人拥护之象。最妙的是月身起在福德,五行颠倒,得火同宫相照,温土有功,又得福德之美,吉象大成。所以此火罗有非常之妙,不仅如此,前有木气克杀,火则通关,火印化杀,火在帝旺之地,掌斗标、唐符、华盖、天雄,权贵象。月身还会一金,金制木气,为食神制杀,故此金也成吉星,金掌国印、擎天,也是权贵象。

六亲之父母,田宅为父母之宫,日月为父母之星,胎宫为父母参配取象之用。前论,日之西沉论父之不吉,此其一,二则,田宅主土计做木度,木掌劫煞;且与木气同经遭克。三则,田宅三方会计,日起会土,土计掌孤辰,也是父亲不吉之象。双鱼则增补,日躔木度,同经有罗计孛木,对日不利;日入戌宫,为飞廉、大杀之地,也有不吉。

田宅在子,三方一计犯之,计则疾厄,故父之病故的可能性很大。再看日为父星躔木度,取日为木性,得水恩生,但土制水在侧,三方又有罗睺拱照,故土则为父命之忌。故当行氐土度之时,就是父难之时。

观其子息,当以子女宫为论。其实思路已经出来了,如本命男女主论子息,无非几条思路。1、宫,男女宫里面的神煞,对照的神煞,男女宫会到的星及这些星所掌的神煞。2、星,男女宫主星飞出后会到的星,论与之守对拱照的所有星,以及与男女宫主星同经、同络的星,看这些星的宫位信息和掌煞信息;还要兼顾一下男女宫主星所起的宫里面的神煞。仅此而已。看六亲几乎都是这样的思路。如本命看夫妻,夫妻宫在酉,那金就是夫妻主。金居垣躔官度,土计恩星夹之,土计为兄主田主,掌天贵,故妻子持家有方。但妻宫有的杀、羊刃、月廉,尤其金三方会火来制,故此金不保。命宫会孛,金之余,偏妻论之。孛会木气在迁,木气为财主,掌岁驾、文昌、天德等,自然有理财之能。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