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理易文化传播

函灵子 玉函风水 果老星宗 七政四余 同天地之心,通造化之妙

 
 
 
 
 

日志

 
 

仙机望斗经  

2016-05-26 10:44:16|  分类: 天星论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仙机望斗经

《星学大成》万民英注解

万民英为其《新注入骨仙机望斗经》作序说:我细看《望斗》、《璧玉》这两部经书,发现这两本书的内容互为表里,可以互相阐释彼此间的内容。《璧玉经》我已经注解过,而《望斗经》本来已经无须再作注解。可是老版本的《望斗经》杂乱无章,字句顺序混乱,而且注解又谬误百出,思想亦极不统一,使注解与原著作者本意完全脱节,论点存在不统一的毛病。修习武学的生员杜以信与何其俊二人,极其精通星象理念,于是我让他俩核校补下,然后我再对文字进行仔细审核与润色,以便阐发、明示出原著的本意。

《望斗经》虽然分为上、中、下篇,但其文义相连成一相整体,则属于一卷。其学说虽然源于星命学的诸家观点,但其理论则极其贯通而统一,一点儿也不互相矛盾。现在看这本书,是以十二地支来奠定地维,以二十八宿来明彻天关:推算星宿之度数,辨别黄道之节气,以考察星辰的进、退运行情况;依据人事沉浮、地位上下,来讨论官员、黎民的命运。可以说得上是穷究上天与人间的全部奥秘,深解星象与命运的全部道理。这本书的下、中两篇,言辞虽然貌似有些重复,但其含义却各有所指;立意虽然貌似浅薄,但去是有所传承的真诀。

这本书援引诸家之说,以证明自己的言论有据可查;这本书秉持独一无二、完整统一的见解,以说明人命的荣辱不会有半点差错。总之,要知道人命之富贵荣华与贫穷寿夭的天机,不读这本书那你该读什么书呢?所以,我要说明这本书的重要性,以告诉那些学习星命术的后来者,一定要读《望斗经》这本书。

易水人育吾(万民英,字育吾)谨识

原按:

余按《望斗》三篇,词意杂乱,似非出一人之手,读者病焉。乃略更订上篇,总论十一曜度数,通加生克制化,以星命纯吉者言。中篇分吉凶相半,下篇专论凶云。

 

仙机望斗经 上篇

001、仙机一卷,望斗三篇,说尽阴阳之理,漏穷神鬼之机。

此首言作经之意,而取名《仙机望斗》,一卷三篇也。斗运乎天心,而生无不拱;机通于入骨,而发无不中。以阴阳而括人之造化,故谓之仙机;以度数而测天之星辰,故名之望斗。言此经说阴阳生克之理,终始兼举;漏鬼神变化之机,本末无遗。术实精而弗戾,言有大而非夸矣。

002、人虽灵于万物,命实由于五星。欲问富贵荣华,蕴习天心之诀;要知贫穷寿夭,深通入骨之经。

富贵荣华,贫穷寿夭,二者人命之大较也。命禀于有生之初,而实五星之所为,人孰不欲问而知之?然舍望斗仙机则无由而知,非蕴习深通亦恶能窥其奥哉!

003、宫分二六,星列四七。

阴阳之数各六,二六者,星盘十二宫也。四方之宿各七,四七者,星禽二十八也。此言看命之法,先而十二宫,排二十八宿,以论人立命何宫,主何度也。

004、周天之数,约行三百六十之有五;分野之间,除太初三十度之无余。

周天约行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每分野以太初推之,计三十度四十三分八十秒。然天行健,一日一周而过一度,太阳一日一周,不及天一度,故一年退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与天会而成岁。太阴一日,不及日十二度十九分度之七,故每月二十七日有奇,与日会而成月。今言三百六十之有五者,举成数也。分野周齐子午两宫,每宫计三十度四十三分八十秒,其余鲁卫晋赵秦宋郑燕吴十宫,计三十度四十三分七十九秒。今言无余者,举大较也。

005、先别黄道之移宫,次推星辰之进步。

日行黄道,月行九道。天本无道也,因日月之行而强名耳。月道距黄道远六度二分,而九道当交之处,交初为罗睺([luóhóu],交中为计都,自交初至交中,月在黄道外,名阳历,乃背罗向计之处。自交中至交初,月在黄道内,名阴历,乃背计向罗之处也。月道犹水道,日道犹陆道,而罗计犹桥道,是黄道在四七之间,有一定处也。耶律纯以春黄道始于东,而以四木度为之:夏黄道始于南,而以四火度为之;秋黄道始于西,而以四金度为之;冬黄道始于北,而以四水度为之。不明天文,亦大谬矣。夫不知黄道之移宫,又何以推星辰进步?故为黄道之歌。

印度天文学把黄道和白道的降交点叫做罗睺、升交点叫做计都。同日、月和水、火、木、金、土五星合称九曜。因日月蚀现象发生在黄白二道的交点附近,故又把罗睺当作食()神。印度占星术认为罗睺有关人间祸福吉凶。)

006、周天黄道之歌曰:

角一至九正黄道,十至十二近天田。亢一至六五蹊险,七曜加临吉有验。

限行不忌四空宫,但要吉星黄道现。氏三四度直至房,房初至四黄北方。

斗宿三四至七度,虚二三度吉中央。危八直至十三度,室一至五端无虑。

壁星之度正属兹,奎一至十皆可许。昴一九兮参三度,井至十四星相顾。

柳一二与星二三,此皆黄道无差误。时人会得黄道经,限里吉凶自见明。

五星日月若行此,如无刻剥福非轻。

007、周天黑道之歌曰:

星辰至此减辉容,限度临之即鬼门。有人会算精天理,限至无差说可凭。

心一二度黑道生,尾一至三少光明。八至九兮皆不吉,箕五六度不堪行。

斗只八度有些亏,女至三五祸必侵。娄三四度应危险,胃六七躔暗不明。

毕十一二度全恶,觜只半度不见星。鬼一二张三至十,翼八九内有灾迍(zhūn)。

轸十七与十八九,已上皆属黑道论。

008、详观本末,省察盈虚,使其体若差微,则将用何所补。

本者命也,末者限也,盈者得经也,虎者失陷也。命以本为体,以末为用,贵乎本末相应试,首尾得经。使本主差微,毫厘千里,机微不审,则无往而非差矣。虽详于用,亦何补哉?

009、夫观宋属东升父之基,赵为西没娘之祖,官号天上,田名地下,虽云明晦不同,各有阴阳度数。

此一节乃阴阳至理,星家这玄奥也。夫宋属卯地,为东,赵属酉方为西。太阳命本为父,太阴身主为娘。天上为午为官,地下为子为田。东升为明,西没为晦。善观人造化者,不以卯为卯,而以东升父为卯,则吾之命可知;不以酉视酉,而以西没娘视酉,则吾之身可知。盖地之卯酉东西也,定地不易;天之卯酉房昴也,随天运转;入卯酉命身也,通乎天地者也。固不可以天地为吾人之卯酉,而吾人之卯酉,实不离天地之卯酉为卯酉也。由是自吾之卯而视天中,则官禄之限为独加,是非午之午也。自吾之酉而视下地,则田宅之位为至隐,是非子之子也。东升则明而为阳,西没则晦而为阴。阴阳明晦,虽有不同,出入度数,则无少异。学者通于此说,则性命之理思过半矣。

010、天倾西北,论乾为尊;地缺东南,详巽为重。是以乾天布金,金生五行之异秀;巽地藏土,土养万物之精奇。义知天地之纪纲,信秘阴阳之终始。

置乾于西北,列巽于东南,此文王后天之易,而星命之理皆由此出。天倾西北,故以西北属乾,乃地支戌亥之方也。地缺东南,故以东南属巽,乃地支辰巳之位也。巳亥为天地门户,乾巽总天地生养,故特以二宫为尊重。何也?盖兑非无金,惟乾之金得天一之水以清,而能生五行之异秀,壬甲纳乾是也。坤非无土,惟巽之土得地二之火以暖,而能养万物之精奇,而戌禄巳是也。金于五常为义,刚健不毁;土于五常为信,生成咸赖。乾巽纲纪乎天地,义信始乎阴阳。造化且然,而况于人乎?论星者,当知所本矣。

011、或有宫有度,或无曜无星,或钓起有功,或飞来有庆。

十一曜运行十二宫,各有本垣之度。然躔有先后,行有疾徐。或有占于一二宫而别宫则空,或有聚于五七位而他位则无。若不看三方四正,钓起飞来,何以论生克、明制化,而断人吉凶祸福也。故看法之法,当论宫则论宫,当论度则论度。或本宫无曜而观三方之钓起,或本宫无星而察四正之飞来。须知暗中有吉,也防起处受伤。不可一例而取裁,并把通加而研究。此论命之大法也。

012、大概当论宫则论宫,当论度则论度,先究一身之要,次详三命之原。同宫千里分前后,异宫尺寸看迟留。

此条发明耶律之意,以提醒夫人也。言十二曜在二十宿度,其十二宫中,有一太阳,五太阳、二火、二金、六水、六土、六木之说。当论宫则论宫,如一太阳、二火、二金是也。当论度则论度,如五太阴、六水、六土、六木是也。太阳三十日一宫,太阴三日行四十度,是立命众人之所同,则安身一己之所独。故太阴视太阳为尤紧,而安身较立命为最切也。谈星者,当先究一身之要,果何宫,果何度,孰为得,孰为失。次详三命之原,何为度主,何为命主,何为身主。或同宫而远若千里,或异宫而迁如尺寸。远者当分其前后,如土迟而在前,水疾而在后,虽千里亦近。近者当审其迟留,如水疾而前行,火留而后退,虽近亦远。此又发耶律之所未发,而欧阳子所独得者。大要五星相克嫌,十五度之中虽有迟留,亦怕二三躔之内。此星家之口诀,当深究之。《旧注》云:三命者,身命度是。《钤释》云:禄身命是。《经》云:干为禄本,定生职位高低;支作命基,布三限寿元终始。假如甲子年生人,寻绝处为禄命身,以绝处有生也,甲为禄属木,木绝在申,以申水为禄主;子为命属水,水绝于巳,以巳水为命主;以纳音金为身,金绝于寅,以寅木为身主是也。此说亦微,当并详之。

013、日论行南行北,月分上弦下弦。若有蚀神来往,最嫌朔望相逢。昼生父必早伤,夜谢诞娘先逝。二三躔内使合来须见克,十五度外如背去有何妨。

太阳夏至行南陆,则昼长而多暑;冬至行北陆,则昼短则多寒。欲论太阳得令,须是夏日临垣是也。太阴在上弦,则自缺而之圆;在下弦,则自圆而之缺。要论太阴得时,须是秋蟾升殿是也。然日月晦蚀,皆由罗计,而罗计相逢,最嫌朔望。使日在井之十三,而罗在井之十五,火在井之十一,是谓合来,须相克也。使日在井之十五,罗在井之初一,火在井之二十九,是谓背去,有何妨也。《碧玉》云:日蚀朔,月蚀望,始不蚀神。阴忌计,阳忌罗,名为忌曜。日火月土,莫临十五度之中;阴计阳罗,怕在二三躔之内。《经》云:昼生掩日之辉,去父又能损己;夜生埋月之彩,去娘又主伤妻。如此计罗诚为恶曜,当并观之。

014、日到日躔人特达,月升月殿性含灵。

日到日躔者,躔四日度也。月升月殿者,躔四月度也。《经》云:惟有太阳临位而荣贵无灾,月曜入宫而清慈获福。惟容是而且秀,取人事而最足是也。然须昼日夜月不背,方合此论。

015、秋蟾升殿,生成诗礼之家;夏日临垣,长在富荣之室。

太阴为命之所自来,既升殿而复在秋,清光可爱也,宜生成诗礼之家。太阳为命之所主宰,既入垣而又当夏,炎暖可知也,当长在富荣之室也。

016、阳君火木守荆周,片言入相;阴后水金归秦赵,一举成名。

日为阳君,以火木为侍卫。日在巳午,火木同宫,是太阳居南离而不孤。月为阴后,以水金为引从。月在未申,水金同宫,是太阴入垣庙而有助。片言入相,一举成名,言易也。日月以入垣升殿为佳,更又夏秋得时,昼夜不背,为福。日月,君后之象,左右要有朝佐之臣,不可使之孤也。故而以此条言之,其意由浅以入深,从微而至著也。合前三节而观之,则日月之所喜忌,大略可知矣。

017、金水共躔[chán],春有利名秋必折;水荧同步,冬须破落夏能成。伏逆则凶,顺行则吉。

此明五曜之旺衰生克,以论人之吉凶也。木旺在春,无金断削,不成梁栋,至秋则折,不可绝用金也。火盛在夏,无水润泽,易至煨烬,在冬无气,不可纯赖水也。夫金木水为躔度虽同,而春夏秋冬吉凶烦异,可见当分别旺相休囚,又要看顺留伏逆。盖王星贵现而不贵伏,喜顺而不喜逆,若顺行则以吉言,伏逆则以凶断也。

[chán]1,兽的足迹。2,太阳在地球公转的过程中所形成的视运动为躔,运转的轨道为黄道,即地球公转轨道在天球上的投影。3,天球旋转的中心大圆为赤道,也就是地球上的赤道在天球上的投影。

018、太白当秋莫病火,清辰旺月不愁镇,木到春荣金退志,水远夏位火呈辉。火到金乡,须明次度;水居土室,亦较当时。

太白四句,论五星得时当权,不怕战克。火入金乡四句,言又明次度以别先后,较当时以论盛衰也。与上文互相发明。

019、智火休逢旺水,义金最虑炎荧。岁为用而怕金,辰当宫而惧镇。犹嫌众凶相克,那堪两忌战刑。若不夭折乎命,定教恶疾躔身。

智火、义金、岁木、辰水、镇土也,五行乘四时而有旺衰,五星本五行而论克制。贵相生而相顺,毋相战而相冤。智火四句,言五星乘旺,分主宾以论生克,命主失时,别恩用而为强弱。苟宾来克主,便作福作官为魁为爵,犹未凶害。若聚凶会煞,带劫化刑,而主受其欺,则其主益伤,实为难救。故曰:犹嫌众凶相克,那堪两忌战刑。若不夭折乎命,定教恶疾躔身。

020、五星伏逆,和睦亦能获福;四余无党,相顺必定加祥。坐度得经,十有九富。安躔怕鬼,百无一成。

伏逆,五星之最忌者,苟逢生有情和顺雍睦,虽不大发,亦能获福。《经》云:五星须要比和,以得时而为贵也。余奴,十二曜之最凶者,苟独力无党,相顺不克,不但无灾。必定加祥。《经》云:四余不宜充实,宜独行以为佳是也。且十一曜之躔度,循二十八宿为次舍,要不过金木水火土而已,苟坐度而得经,如春木之躔四水、四木则相生相比,而七政专得其尊;坐度失经,如秋木之躔四金,四火则相克四战,而七政不安其位,故有成败之分焉。

021、失序失经名必败,得时得度性能为。

此以身命主言也。凡七政,以阴阳言则有其序,不可先阴而后阳。以次舍言,则有其经,不可就克而背生。以节令言,则有其时,喜旺相而恶休囚。以周天言,则有其度,喜庙乐而恶陷弱。人安身立命而得时得度,则乘旺相,居庙乐,故能设施而有为。安身立命而失序失经,则背阴阳,受克制,故终无成而必败。自此以下,多论得时而得度者也。

022、包含万象身居楚,智过千夫命守幽。

楚居巳为地户,地则无所不包。身若居之,则德合乎地矣,故曰包含万象。幽属亥为天门,天则秀出特异。命若居之,则清配乎天矣,故曰智过千夫。此二句须亥宫立命,巳宫安身,天门加地户,地户加天门,又有日月以照临之,方合此格。未必凡亥宫立命,凡巳宫安身,便可以如是断也。

023、少年身到凤池,水阳度楚;壮岁名题雁塔,金木居幽。

此以巳宫立命,亥宫安身言之。楚东南水地,太阳居之则东升,水星居之则入垣。命安于此,是命主朝君也。幽西北木地,太白躔之则入格,木星躔之则归垣。身安于此,是恩用两得也。合上节观之;岂惟包含万象,智过千夫,且将少年登第,壮岁题名矣。

024、水宿归经处世,身居翰苑;木星度驾平生,足履王庭。

水木乃文学福德,最为吉曜。归经者,如水躔箕参轸璧,木躔井角斗奎。度驾者,登当年之岁驾。此二句互看,水归经而度驾,身居翰苑;木度驾而归经,足履王庭。《碧玉》云:水居双女,惟癸与巳酉丑之人;木入双鱼,乃甲见申子辰之命。即此意也。

025、一主当权,敢掌当朝之大事;四余独旺,能教众国来降。

一主者,命主,或水或木是也。度驾归经,可谓当权。命得此者,必职掌钧衡而为相也。四余者,余曜,气孛罗计是也。单居得时,可谓独旺,命得此者,必威服四夷而为将也。

026、众煞不降贫且贱,一星得用富而骄。

一星得用,则众煞自降;众煞不降,必有一星失力。二句互相发也。

027、财积如山,田产似海,勋居极品,誉播三公,官福二宫生绝异,田财两位更清奇。

此条总论官福田财为身命主之紧要。财积如山二句,极言其富。勋居极品二句,极言其贵。若此者,盖由官福二宫,升殿坐驾,互换合局而绝异,田财二位,秉时庙旺,会命辅身而清奇。此所以为大富大贵之命也。自此以下,散论官福田财,而皆以身命为主。

028、官彰禄隐,誉播乾坤之贵;爵拥魁从,名传帮邑之荣。

官魁者,当年之官魁。爵者地元爵,禄者天元禄也。官彰则名显,禄隐则资厚,二者相仍,誉必播乎乾坤。爵拥则身荣,魁从则文耀,二者相等,名自传于帮邑。

029、魁宿若随,三十六龄辅相;官星如掌,二十四考中书。

魁宿若随者,言官宫有吉星化魁随官主,则官得魁而益尊,故必如房玄龄早登宰辅。官星如掌者,言官宫有主星化官,则官居官而益显,故必如郭子仪久任中书,然岂易得而易言哉。

030、官魁乘旺,福禄归窠[kē],阴阳得体,互换有情,屏内金钗十二,门前朱履三千。

官魁者,官魁星也。福禄者,福禄主也。官魁二句言归窠,阴阳二句言互换。归窠贵乘时而入庙,互换贵得体而有情。命全此者,则为大富贵人也。阴阳对互看,非指日月,言阴得阴体,如火金月躔阴位,阳得阳体,如木日土躔阳位是也。

031、命安马地最超群,主到官宫当富贵。

驿马之地,四衡之独吉者。命生驿马,或遇长生临官,必为起越之士。官禄一宫,七强之最要者。身命入官禄,更得吉星相助,必为富贵之人。

032、有用刑囚掌握,又加权印相从,决有皂纛[zào dào]朱幡之贵,断为一呼百诺之人。

有用刑囚者,身命二主所化,或以身为刑、以命为囚,或以命为刑、以身为囚,母星亦然,

皆为有用刑囚也。权印,乃十干变曜,或以体为权、以用为印,或以体为印、以用为权,皆为权印相从也。以权印而用刑囚,以刑囚而辅权印,得令得局,相宜相会,决居诸候之贵,断为权要之人。

皂纛[zào dào]亦作“皁纛”。古代用黑色丝织物制的军中大旗。

033、煞会文昌,权谋出众;科名见贵,学问过人。

煞,大煞是也。煞凶神,文昌吉曜,煞会文昌,是文武兼济也,故主权谋异众。科名,年干是也。科名为文星,天乙为贵气,科名见贵,是华秀特出也,故主学问过人。然二者未必能皆贵,要看身命官福何如耳。

034、魁遇学堂,功勋生于毫管;官逢大煞,名利出于旗枪。阴阳共辅田财,平地致富;福禄顺迎官印,唾手成名。

官乃官星,非官主也。煞乃飞廉,非岁煞也。魁星遇学堂,文足以经邦,功勋生于毫管;官星逢大煞,武足以戡乱,名利出于旗枪。阴阳二曜拱辅田财之宫,是更清奇,宜平地而致富;福禄二主顺迎官印之曜,是生绝异,必唾手而成名。

035、主到田园,承父基而发迹;田来拜主,守祖业以昌荣。

此条专论田主,亦要与身命有情也。主到田园,或乘旺而归窠;田来拜主,或得体而会辅。人命得此,非承父基而发迹,则守祖业以昌荣矣。

036、宾主相和,则名扬四海;财星会辅,而富集全家。

此条以宾主会辅为言,亦承上章互换有情之意。假如酉命,金为主,火为宾,火金同躔酉位,值夜生交辉有情,更得月助,是三限主员净明朗,必主名扬四海。财星会辅,假如子宫安命,土为主,木为财帛,火为恩,木火会辅在命,财生恩,恩生命,更得太阴同躔,定是富集全家。

037、千仓万箱,田财化义;一富二寿,官福生仁。

仁义为立人之道,金木乃五行之粹。以仁配木,以义配金,自然之理也。金秋生得用,入田财之宫,相生相成,必主千仓万箱之富。木春生蒲用,入官福之宫,相和相顺,不特富也,而又有眉寿焉。

038、福地安身,管主一生闲到老;财飞入局,尽教百事不求人。

此条专以财福言,然亦当观其得体有情与否。若子宫命不喜福地安身,辰宫命不喜财飞入局,当并详之。

039、玉堂安命宜修学,官印扶身贵莫当。魁登岁驾,胸藏万斛珠玑;文会书斋,笔扫九天风雨。催宿及限数,功名可求;喜神遇身宫,钱财易取。

玉堂者,天乙贵人也。官印者,官星印星也。命坐玉堂,则为文人。身逢官印,则为贵客。魁星甲月乙日之例是也。书斋,当生纳音长生是也。若魁星登于岁驾,文曜会于书斋,文魁得地,身命无亏,必主学饱五车、文成七步。催宿者,催官也。喜神者,喜神星也。欲求功名于当年,当审催官之度数。翼取横财于非望,必缘喜曜到身宫。然此当互而观之,不可执一例论。《旧注》云:凡一切吉神,若人身命主、度限主、三方、四正、官福强宫,或逢或见,或坐或加。君子遇此可以为官,贤人逢之可以达圣,纵遇退留,亦当大发。亦是。

040、数比龟龄,寿星得地;年齐鹤算,仁曜归窠。

旧说以当年之天干为仁曜,以当年之纳音为寿星。假如甲子生人,天干属木,纳音属金,仁曜与寿星相克,以之为寿,不亦谬耶!愚见寿星,以当生之天干言,仁曜以命主之恩星言。谓生年干为太岁一世之所赖也,若得地,则命有所主而不虚。命主恩星为一生之所资也,若归窠,则命有所生而不伤。故皆主有寿。仁者,生生之意。子平云:印绶重逢,且比老彭之寿,亦是此意。一说寿星辰之次也,金命人以土为恩,而土又躔于寿星之次,谓之老人星现。此说更精,然百无一二,故老寿之人一乡宁几人哉?

041、五位逢生,儿孙满眼;七宫无煞,琴瑟和鸣。五宫福木,子显真英;七位权金,妻婚合起鸳鸯。

逢生则生,无煞则和,亦自然之理也。五位,男女宫也。春木得令,甲年化福,又有母星相生,主其子必贵。七位,夫妻宫也。秋金入垣,戊年化权,又有吉星相扶,主其妻必佳。女命福随木德俱好,但权隐金神最忌。

042、夜土为灾,戊己之人更难救;昼荧兴祸,丙丁之命实堪忧。

土喜昼生,居六阳之位。使夜生居阴宫,号五残星,必能作灾。然甲乙人犹有救;若戊己生,则土得岁为有力,其灾愈重。火喜夜生,在六阴之位。使昼生居阳宫,化天刑星,必能兴祸。然壬癸人未足忧;若丙丁生,则火得年列有气,其祸益烈。又须审垣庙退弱,以别分数也。诗云:“夜生戊己属勾陈,落陷逢凶最不情,亥子二时遭破败,纵使为官是夭人。”又曰“第四火星兼旺昼,且看命宫何所守,少年孤苦老无儿,百岁何曾开得口”是也。

043、春夏火罗能作孽,秋冬孛计愈兴灾。

火罗炎毒,在春夏逢生司令,更能作孽。计孛凶恶,在秋冬乘旺当权,愈见兴灾。若火罗独行于阴位,孛计单处于阳宫,则亦未为害也。

044、阳限火罗灾害紧,阴宫孛计祸难禁。有福必伤父母,不然亦损尔明。

阳限,六阳宫也。阴宫,六阴宫也。火罗刚狠,为祸最烈,昼生忌在阳宫。孛计狡邪,为凶犹缓,夜生不宜阴位。命犯此者,虽有福而父母亦伤,无则必丧其明也。

045、抱膝长忧身怕鬼,忍饥待死命嫌休。金脆火炎须夭折,水深木弱必漂流。

此四句,下两句明上两句。身怕鬼者,怕克星乘旺。如辰宫命夏月昼生,最忌火星伴月。命嫌休者,嫌本主无气。如寅宫命冬月夜生,尤怕木入申宫。盖夏月炎炎金脱,冬月水深木弱,所以皆主夭折之命。

046、荧星近土,终作无成之子;太白逢辰,永为破落之徒。

此是我生他也,名为脱气受伤,必无发达。若鬼旺克我,须又赖子以制之,不可一概论也。

047、金火不降,举手伤人之辈;木罗能化,回头无恨之人。

金火不降,乃是金本怕火者,金生秋令又归垣计,必主其人根甘蒂苦,使尽心机之人也。木罗能,乃是木生四时,喜于罗会,主人敢作敢为,谋赂特达之人也。经云:众煞不降,杨修有捷对之机。木罗有气,苏武陷羝羊之屈。正此谓也。

048、金非怕火,孤处一生衣禄足;火若愁金,富中半世枕衾寒。

“金非怕火”二句,以金为命主,言太白当权,身旺不怕煞也。“火若愁金”二句,以火为命主,言荧惑司令,主旺能克财也。二者皆主享有衣禄,但金火不宜相见,见则必克,故夫妻之间,多不如意。

049、卜商哭子,五位荧星逢恶曜;庄周鼓盆,七宫太白见凶神。

火星五位,未可论孤。若逢水孛交战,难免子夏之伤。太白七宫,可谓得位,如遇火罗所伤,必有庄周之叹。假如戊申生人,命立戌宫,火孛二星同躔在男女,午位火化刑孛带刃,二星相战,又逢天狗,必主克子。又如丁亥生人,命立卯宫,罗金同躔在妻妾,酉位罗化刑金恃旺,二星相拒,又逢的煞,必主伤妻。

050、妾夺妻权金怕火,孙传后裔水欺荧。天狗临儿,儿孙决无继续;地丧战室,室家断定相刑。

此六句专论五七二宫,由浅以及深也。言金为妻星而怕火者,未必遂克妻,特妾夺妻权耳。荧为儿曜而怕水者,未必尽绝后,亦有孙传后裔耳。若火被水欺,天星已为不吉,而天狗为五宫之最忌者,复会于水火克战之宫,儿孙决无继续,欲孙传后裔,不可得也。金被火照,天星已为有伤,而地丧为七宫之最忧者,并于金火交战之地,室家断定相刑,虽妾夺妻权,犹未止也。《经》云:水火同行妇克夫,水火同居夫伤妇,若还夫妇不相伤,断定至老伤男子。此又不以火金为论,而特以水为断,当参详之。

051、日躔阴度,月镇阳宫,逢蚀神早丧父母,居命分多克妻孥。

日月反背而遇蚀神,不止伤父母,亦克妻孥。可见日月在人命最重,而计罗同阴阳最凶也。

052、阴阳犯弱,罗计相逢,纵有一善扶持,也教双亲早丧。六位身逢此曜,偏生庶出;九宫命会斯星,异姓同房。

日月既入乎弱宫,朔望又逢乎罗计,是命之本原已不立矣,纵有一水善星能解罗计之厄,然亦难免双亲早丧。不特此也,或身临六位而逢此曜,则主偏生庶出,或命入九宫而会斯星,则主异姓同房。罗计之不可同处有如此。

053、阴阳失力,双亲重拜;首尾相近,半道堪为。

阴阳失力者,乃是阴入阳宫,阳居阴位,或遇落陷受伤,或遇孤神寡宿。又遇昼火夜土,四余相攻,必主重拜双亲。首尾,一名曰天关地轴,一名曰廉贞科目,若相近于身命,则为半俗半道之人。《经》云:罗计在天横行,而众星莫过。阴阳陷之必定薄蚀,木气值之刑克孤独,水火遇之必遭刑戮。故《经》云:廉贞若临身命,嗣续有伤;科目更入命宫,妻身受刃。正谓此也。

054、气孛对身,兄弟恰如秦楚;计罗蔽日,父子一似华夷。

身值孤则兄弟相离,日逢蚀则父子不保。

055、能侍父母,福权文印佐阴阳。远弃妻孥,刑囚暗耗凑金火。父南子北,四余忌掩双精;兄楚弟秦,三宿刑伤一主。如相克则相冤,使相生而相喜。

太阳属父,太阴属母,最喜吉星佐辅。福权文印,当年化曜之吉也,得是吉以辅之,则能侍奉父母,而尽其为子之道。金星为妻,火星为儿,最怕凶曜侵凌。刑囚暗耗,当年化曜之凶也,得是凶以凌之,则必远弃妻孥,而伤其为夫之情。若阴阳二曜为四余所掩,则父子必相离。身命二主为三闲所伤,则兄弟不相保也。夫父子兄弟夫妇,皆人伦之所当尽而最重者,合前数节观之,可见星命相克,则至亲化为寇仇;星命相生,则至亲聚成骨肉。吁!人恶可不思自勉,而尽委之命哉?

仙机望斗经 中篇

001、文能求贵,仲尼壮岁合封侯;武解成名,李广当年宜佩印。

此四句言人虽灵于万物,命实由于五星。如使人不由命,则文章可以取贵,武略可以成名,而何有终身不遇者哉?

002、一学士者,身居清吉;一腐儒者,命遇天空。

身,月也。清吉,得地也。如月居天秤,月照白羊,月临云汉,月归东井,月到天门,月朝南斗,月生沧海之类,又遇上弦酉戌亥,下弦子丑寅者,皆为清吉得地,必主翰苑蜚声,学士之选也。《经》云:身居清吉休愁命,福德坚高不问官是也。天空,正空亡之位也。如身命落在此宫,众星又值伏逆,到底无成,终为腐儒而已。《经》云“空亡为害最愁人,材智英雄误一身,只可为僧并学术,鸡窗劳苦度秋春”是也。

003、蹭蹬文章,学堂失次;精奇艺术,天乙当权。

身宫宫主为学堂,怕入弱而失次。余曜紫气为天乙,喜得地而当权。盖学堂得地,必文章发达之士。天乙当权,乃清高艺术之人。反是则不然也。一说身宫宫主为职元,学堂者乃玉堂位,兼长生临官位是也。

004、文若会兵,断作才能之相;主如逢煞,决为谪降之官。

文,文星;兵,大煞;主,命主。以文星会兵煞,文武全也,断作才能之相。如命主衰弱而会大煞,无吉星救助,必是谪降之官。夫同一大煞,身强为兵,身弱为煞,故曰先究一身之要,次详三命之原。

005、刃刑更属官星,能裁典章之理;暗煞如逢禄马,穷搜讼狱之情。

官星者,年干对禄之官星。禄马者,当年干支之禄马。如官星逢阳刃刑囚,禄马加暗煞岁煞,纵在贵人禄马之中,亦是一生吏曹之辈。

006、少病优游,身安福德;多灾坎坷,主怕官宫。身安福德,

《经》云:福禄主星入命来,身居福德亦无灾,命主若还居福德,少年富贵入三台。主怕官宫,《经》云“人生官限最为长,身命逢之主吉昌,最忌煞刑侵此位,多生坎坷有灾殃”是也。

007、主拜官宫,则身辅帝阙;官刑主位,则身犯天条。

命主化禄,入官宫逢生,无不富贵。官星化刑,入命位克主,定有官非。

008、有患经春,直难和年作梗;无灾一世,福官与命相成。

直难和年作梗者,乃身命遇直难凶星,加以流年凶星攻并,而后为梗也。福官与命相成者,乃身命与官福主曜,加以顺垣乐庙,相和而后为成也。

009、主去欺宾,为财为库尤还浊富;宾求克主,作福作官宜守清贫。相违则破,相顺则成。

主,身命主也。宾,对主而言,仇难之类是也。欺者,乘势以相克。主宾各有胜负,主或钓起而欺宾,是主为宾而宾为主,则宾非闲辰,是财是库尤还浊富。宾或飞来而欺主,是宾为宾而主为主,则主非忌曜,作福作官亦守清贫。此可见主贵旺,宾贵衰,主可欺宾,宾不可克主也。宾衰受主之欺则其势相顺,主衰受宾之克则其情相违。顺则成,违则破,宁非理之必然者乎!

010、宾来破主,则俭假无情;主去欺宾,而取财不义。

宾破主者,他来克我也。假如子宫命,土为主,木为宾,木飞入主,生春令是宾来克主,虽其木化为官福,则亦俭假无情。上文相违则破是也。主欺宾者,我去克他也。假如土为命主,飞入申宫,土旺四季,是主去欺宾,其宫有水为财库,则取财不义。上文相顺则成是也。

011、主若旺宾,权尊禄重;宾如胜主,偃蹇伤残。克己待人财遇鬼,侥幸致富鬼生财。悭吝一毫秋怕计,搜罗万状夏逢荧。

主旺于宾,则其主厚;宾胜于主,则其主伤,即上意也。财遇鬼者,如丑安命,以土为财而逢木劫是也,鬼生财者,如卯安命,以木为财而逢水生是也。计至秋而气已衰,故主悭吝。荧至夏而性益烈,故主搜求。此理极为明著。

012、土遇水,火遇金,居金谷而作主。金见火,土见木,在陋巷以安居。

此以主宾而言,我身旺能克他,则平生享用,如石季伦之在金谷园中。我身弱而为他所克,则生平不足,如颜子之在陋巷也。

013、孛计占财,悭贪吏辈。气金居命,节俭僧门。那堪一水加临,必主无知破荡。

孛计二星,本云曹吏之星,以之占财则必悭贪。《经》云:善掠人财归自己,为缘水计会财星是也。气金乃是清闲之曜,又主孤克,以之居命,则为俭僧。《经》云“孤神傍照为人难”是也。此四星喜独行,怕与水会,若有一水加临,则孛荡金泄,计战气争,又何疑其破荡哉?

014、身遇气计,清闲技艺;财逢金帛,制造罗裳。

《经》云:气居命位,清闲技艺之流。金入财宫,制造罗棠之士。即此谓也。但当审其身命官福若何,而后可以断之,不可一概论也。

015、财主若遇天空,家徒四壁;田身复逢库印,粟腐千。

天空,天亡宫也。财星落空亡,又逢耗劫破碎,定至家徒四壁。库印,四库之中逢印绶也。若田宅身命二主入库,逢恩得局,决主粟腐千。

016、先贫后富主欺三,先富后贫闲克一。

主欺三者,主强三弱也。闲克一者,闲强一弱也。行限有远近,故贫富有先后。

017、鬼旺财衰,虽荣亦辱;官轻禄重,纵富无名。权福若遇高强,家享千钟之粟;耗刑而加地下,居无滴水之储。

鬼旺者,官星显也。财衰者,财星陷也。鬼旺财衰,则虽荣于官而辱于财,即上章宾来克主,作福作官亦守清贫之意。禄重者,禄神有气也。官轻者,官主失陷也。官轻禄重,则虽富于财而歉于名,即上章主去欺宾,为财为库尤还浊富之意。权福俱在高强,家积千钟之粟,富而贵也。耗刑而加田位,居无滴水之储,贫且贱也。故凡人命富贵双全者,必官福二宫生绝异,田财两位更清奇,否则必不能兼之也。

018、囚刑有用,田财受气,威镇边疆仓廪备。福禄无情,身命落空,遽室忍饥寒。

身化刑,命化囚,谓之有用,本不为忌,若田财二宫庙旺有气,是身命田财俱美,有体有用,故主为官则威镇边疆,更享富贵之乐。忌化福,难化禄,谓之无情,原不为美,若身命二主落陷逢空,是身命官福俱亏,无体无用,故主下贱则遽室,更受饥寒之苦。

019、官星落陷名无久,财主归窠富不休。

官星者,官禄主也。官星失地入弱,虽荣名而无久。财主者,财帛主也。财主归垣入庙,定殷富而不休。

020、贪浊无厌财命疾,清贫彻底命财留。

财命疾者,乃命主疾行于财宫,有贪求之意。命财留者,乃财星留克于命主,有难胜之患。故清浊不同如此。

021、主宿随身,名不求而自得;财星背命,利多取而无成。三主困于三河,浮舟作计;九宫流于九位,望海为生。荜蓬托宿,四位遭伤;陋巷安居,田星落陷。

命会太阴,坐于强宫,入躔升殿,名不求而自至。财同命主入于陷地,相背相克,利多取而无成。三主,身主、禄主、命主也。三河,周地浮泛之位也。午属九宫,亦三河之地也。申宫立命,午为闲极宫,三主入此已为受困,午宫闲极主又流于迁移子位,子属大海,是三主辗转飘流,故主望海浮舟作生涯也。四位,乃田宫也。若四位遭伤,田星落陷,又安得华屋而居之。

022、财从白手而生,运限有气;魂逐黄泉而去,循数无情。

此下二条专主限而言也。运限有气者,乃五星入垣,官福高强,阴阳顺躔,马遇长生,禄逢生旺,煞遇贵人,四余乐庙皆是,人命值此,决主财从白手,成家立计人也。循数无情者,乃禄逢冲破,马遇空亡,限逢倒煞,命值流星,运逢迎送,众曜相攻,刃头煞尾,罗计重逢,刑囚加夹,太岁迫凶皆是,人命值此,决主魂逐黄泉,亡死夭折人也。

023、少年行空,作事如醉;老来行库,生涯益昌。

空者,天空及年空也。行空限,失其所依之主。库者,年干纳音基也。行库地,得其所用之财。故主少年混沌,作事无成,老来精明,生涯益盛。空虽凶,而空其煞则反凶为吉。库虽吉,而纲其难则反吉为凶。观《琴堂》之说,尤为精当。

024、气木相攻,体如刀削;土旺四季,肌必重肥。

以下二条论人之相貌,自其显露者而言也。木主瘦长,土主肥浊。木见气攻则其气益泄,土逢四季则其气益旺。人命禀之,故其瘦肥不同。若土气春生,奴不胜主,虽瘦弱未必如削。土逢余月,星不当权,虽丰腴未至重肥。

025、金木水阳居海角,貌胜阿难;计罗土孛镇天涯,威如那刹。

佛有阿难,十分美貌。鬼有那刹,十分凶恶。卯命相貌在辰,是天涯也。有计罗土孛凶星而居于辰,必生凶恶之貌。酉命相貌在戌,是海角也。有金木水阳吉星而居于戌,定禀都姣之容。

026、五曜顺兮心清如洗,四余并兮口浊如羝。

此下四条论人之心术,自其隐微者而言也。五曜喜顺行,四余怕同聚,顺行则清朗而可爱,同聚则混浊而可畏。人身命得之,故清浊不同如此。

027、左吉右凶心狼毒,前虚后实愈多谋。

左吉者,命前相位有吉星。右凶者,命后财宫逢凶曜。因前后之有吉凶,则知外貌虽善,而中心狠毒矣。前虚者,命前四位虚空。后实者,命后四位填实。因前后之有虚实,则知权变难测,而沉谋不露矣。

028、笑里藏刀身见刃,怒中无毒煞居空。

阳刃主宰杀,天之凶神,最怕身见。大煞主凶暴,地之恶曜,极喜空逢。若身见刃,则笑里藏刀,是谓之小人也。煞居空则怒中无毒,不谓之君子乎?若身见刃而逢空,命坐煞而居实,则不可以是断也。

029、暗刑临主,斯人能谨于言;囚忌当宫,此辈好谈话霸。

暗囚乃化曜也。若刑星化暗,来临本主,忌星化囚,正当命宫,暗则懦故能谨言,囚则强故好妄谈。

030、寡宿当临,好守烟霞深处;孤神傍照,宜居泉石林中。

此下三条论人之性情,自其喜好者而言也。寡宿孤神,乃紫气也。当临是命宫,对照是妻妾宫也。《天乙经》云:天得紫气,日月朗明;地得紫气,祥瑞并生;人得紫气,万事光亨。又云:一云孤宿,二云官星,孤宿妨妻害子,克陷六亲;官星宽慈恺悌,有权有职。诗云:紫气清闲僧道人,慈悲斋戒艺术精,寿比南山松柏固,空房对月度青春。

031、金孛与水同躔,迷花恋酒;水木和身共度,咏月嘲风。

金孛与水同躔一宫,则淫纵无以自持,故好迷花恋酒。水木和身共聚一度,则流丽,适以相济,故主咏月嘲风。

032、金孛如躔昴毕,鼓舞终朝;水日若度参箕,笙歌一世。

昴毕,乃是风花雪月之星。参箕,亦是春花秋月之曜。身同金孛躔昴毕,则鼓舞终朝。命和水日度参箕,宜笙歌一世。

033、仆马聚群,奴婢成类;雁行成阵,棣萼联芳。六宫无战则繁华,三位有刑分汝我;极宫凶恶雁行孤,妾位相和夫偶盛。四位空而无星,终身独立;三方陷而见煞,双手为人。

聚群,言多也。成类,则是主奴同心而尽其力。成阵,言众也。联芳,则与昆季斋名而并其芳。仆马聚群者,六宫有天马、地驿、马元之类。雁行成阵者,三位照合有贵人、文印之类。然又必有相生相成之星,相合相顺之宿,而后能成类联芳也。妾位者,妻宫也。相和者,寅申巳亥一七相生也。大要六三一七之宫,喜金木水阳长生禄马贵人相会,不喜水火金罗刑囚破耗相克。四位者,对合四位也。三方者,三方主也。对合无星则其命孤,三方落陷则其类失,通加无救,不为独力双手之人乎?《碧玉经》云:看方主以何如是也。

034、子养外来生处绝,儿孙异姓绝中生。

生处绝者,如年纳音是金,见时上丁巳,纳音是土,金长生在巳,土绝在巳是也。绝中生者,如年纳音是木,见时上甲申水,木绝在申,水却生在申也。一云:生处绝者,如男主木星躔在亥,是长生也。值丙寅年纳音绝地在亥,是生处绝也。绝中生者,如木星填在申是绝也,值壬辰年纳音长生在申,是绝中生也。前说以时籍言,后说以宫主言,二说俱通,当并详之。

035、交朋有信,体用相和;结义无情,主宾并战。

体即主,用即宾,体用若相须相和,必主交朋有信。若相克相冤,定是交义无情。

仙机望斗经 - 玉函风水 - 理易文化传播

仙机望斗经 下篇

001、不禄不官,惟看十宫谁掌握;无衣无食,便详十一以为凭。

人命惟官福为重,苟有不禄不官,无衣无食者,将何以稽之?惟看二官凭谁掌握。必其非闲神乃忌曜,故至此也。《旧注》云:官福二宫,若官魁印绶贵人禄马有用刑囚,禄主居禄,福主居福,昼阳夜阴之类,管主成名发达。如昼火夜土,四余交战,日月薄蚀,刑囚央拱,无情福禄,管主遭刑害破荡之人。《经》云:身宫清吉休愁命,福德坚高不问官是。又以福为重也,当并详之。

002、信失礼亏,弃功名于物外;仁乖义绝,视富贵若浮云。

在天为五星,在地为五行,在人为五常,其理相通,而其气相贯,故星盘一曜不明,于人未必无欠。苟土陷而信失,火伏而礼亏,木空而仁乖,金烁而义绝,则其人终贱而处世亦难矣,又安有功名富贵之望哉?

003、主入天空,业如镕雪;财亲耗难,富若浮云。

命主入天空及空亡之位,财宫遇天耗及劫难之星,皆主无成立人也。

004、耗碎欺财,不足守成之辈;刑囚欺本,无端破落之徒。

耗与刑囚,化曜之凶也。碎,的煞也。富命不能无耗碎,特不在财宫耳。若耗碎聚会而欺财,岂是守成之辈?贵命不能无刑囚,特不欺主本耳。若刑囚拱夹而欺本,必为破落之徒。

005、少吃多闲,三方变忌;朝飧暮讨,二主逢空。

三方主星化为刑忌,身命二主坐落空亡,倘无吉星之助,决为不足之人。

006、暗耗欺游,街衢叫卖;刃刑并煞,市井屠沽。

暗耗,克财之星。游行,街衢之地。刃刑、宰割之曜,大煞、权柄之星。使游行有气,身命高强,无财亦可兴贩,带刃反为有权。苟游行为暗耗所欺,命宫为煞刃所并,而他无可取,非叫卖屠沽之辈而何?

007、暗忌相攻,与四邻而不睦;田园破制,使三代以无传。

命之左右为四邻,使财相暗忌相攻而不相顺,必主四邻不睦,言身命孤也。父母宫为田园,使田园囚忌相制而不相生,必三代无传,言根基浅也。

008、海角伤身,夜盖渔翁之网;天涯克命,朝随裘马之尘。

戌为海角,辰为天涯。如辰命金论而身安于戌,是火地伤身,故夜盖渔翁之网,因其在海角也。又如寅命木论,而木入于辰,是金地克命,故朝随裘马之尘,因其在天涯也。此命须官福二宫通无可取,乃以是断之。

009、六八随身,身居萍梗;九三伴命,命遇柳营。

六八两宫,名为恶弱。九三二位,亦号凶宫。身命落此,更水孛相逢,孛罗来往,四余驳杂,星辰退逆者,若非柳营绝塞之军,必是萍水他乡之客。

010、身与四余同度柳,必好为偷。奴和二主共躔箕,须当落破。

气孛罗计为四余奴曜,而孛计尤为利害,固不可与身命同度。柳在天傍鬼,曲头侧伏,原非端星。箕在天好风,倏聚忽散,本无定性。亦不可以身命同居。若身与孛计同度柳,以邪济邪,故好为偷。二主落陷奴宫共躔箕,以弱济弱,故主破落,而卒于无成也。若度柳而无四余,止有太阴,是月挂柳梢也。躔箕而非二主,止惟奴宫,是箕翕其舌也。未可纯以凶论。

011、星柳宫中安首尾,闲摊似鬼;虚危度里有挽枪,见识如神。

《释义》云:摊为开为铺。星柳二星主盗贼,却安罗计而与命同度。虚危二宿主清虚,若安挽枪而与身同宫,皆主险邪机变,似鬼如神,非君子之流也。

012、燕赵有水计而不和,秦楚遇孛罗之交战,不是蛇伤虎咬,也遭雷打波沉。晋鲁无情多缢死,周齐相反众猖亡,生本者威而不猛,克身者贵亦伤残。

燕赵秦楚者,寅酉未巳之分野。晋鲁周齐者,申戌午子之辰次。燕赵水计相攻,秦楚孛罗交战,更逢浮沉血光血刃刑克身命,决主遭厄无疑。夫水计孛罗,论相克均谓之凶,何独言秦楚燕赵之位?盖孛在秦,是孛入秦州而罗坏之,罗龙角是首,携龙角而孛战之。山下蒙泉之水,最忌计克;大梁金牛之金,最忌孛泄,故于此为独凶。晋鲁无情者,水火交互也。周齐相反者,日月反处也。故皆主不得其死。又当知有生我命主、克我命主之不同。生我命主,星虽威力而有可救。若是克我命主,纵成贵格亦难免乎伤残矣。

诗曰:霹雳一声谁不怕,命刑身陷何须讶,寿促当逢恶曜临,其人死在雷霆下。

又诗曰:血光入命必伤残,刑犯凶时祸更专,六尺之躯亡虎咬,不然须是溺波间。

又曰:巳卯二宫忌曜临,命身化煞祸尤深。

又曰:土金经躔四正宫,死囚锋刃怕主会,克刑身命定蛇伤,不然虎咬君体怪。

又曰:土临八煞光灼灼,火在财宫福不全,若是鬼刑属忌曜,蛇伤灾阻定当年是也。

013、燕赵并行,身流西北;荆吴双立,命丧东南。楚豳之邦逢土计,宋徐之地见荧罗。身不于兽蹄,体必葬于鱼腹。

燕寅,赵酉、荆巳,吴丑,楚巳,豳亥、宋卯,徐戌也。寅酉并行,乃金木相克。假如癸丑生人,纳音木不可受克,却金木同躔酉位,是木到大梁而金居旺地,木削于金,故身流西北。巳丑双立,乃水土相克,假如辛未生人,纳音土不可受陷,却水土同躔巳位,是土埋双水而水居旺地,土不胜水,故命丧东南。巳亥逢土计者,假如壬辰生人纳音是水,巳亥二宫立命,夜生土计同躔,是水随难而木见仇也。卯戌见火罗者,假如戊子生人,纳音是火,卯戌二宫立命,昼生火罗同躔,是火气脱罗,性暴也。人命值此,皆不免丧于非命。

014、风恙者岁星入楚,刑流者辰曜归扬。

楚属巽为风,木至此则动摇其根,而风恙之疾难免。扬厉坎为水,水至此则泛其性,而刑流之祸奚辞?诗云:翼有异风吹百木,火蛇荧木必生凶。《经》云:颦眉常不足,只嫌水到扬州是也。

015、计孛同行,为人好逞;金罗背去,性气多虚。女人带此必惊风,男子逢之为浪荡。若遇刑囚与暗耗,定教凶夭与孤贫。众僧指背煞难侵宫,半世颦眉直刑克本。或观往来,犹分背去。

孛计同行,则其性好斗;金罗背去,则其势分。故主其人皆刚狠,而有好逞,尚虚之不同,然恶曜凶星在男女中俱不宜有则一也。使遇福禄权贵善星助之,犹可解救。若遇刑囚暗耗交会,是以恶济恶,难煞交侵命位,宜取僧于众人。直刑专克身星,必忧悉于半世,然亦不可一概论也。当于煞难直刑,察度数之往来先后,分顺逆之向背迟疾而断之,庶乎其不差矣。

016、五鬼克身,终是身亡缧绁;三刑克本,定然命丧沉涂。

五鬼者,五官符是也。假如甲子年五鬼在辰属金,亥宫立命,金来克木,太阴在戌,金星同度,又加三煞飞廉并天罗地网之地,故主极凶。三刑者,寅刑巳是也。假如壬寅生人,立命在巳土,为刑星躔星,太阴躔申,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辗转相刑,更加亡神伏尸,阑干贯索等关,故主恶死命丧道路也。

017、四余并刑,因官丧己;三命遇煞,为斗伤身。

三命,身主、命主、度主。四余并刑,乃三命遇煞也。若四余星与身命度主相攻,或为刑囚加夹,或带的刃冲并,非因官而丧己,必为斗以伤身,断断乎不能免矣。

018、仇乡叠见,伸讼曷频。刃处双逢,凶顽无匹。

仇乡叠见者,乃是五鬼阳刃,又带刑囚亡劫的煞重叠,必陷官非,《经》云:官的囚星之反集,福嫌忌曜以相侵是也。刃处双逢者,乃是阳刃重叠,加自刃飞刃之灯,陷之必主凶顽无匹。自刃者,戊刃在午,故戊午为刃。飞刃者,午刃飞入子,故戊子为飞刃。诗曰:飞刃自刃重叠来,两般逢此便为灾,煞曜四强同水火,少年遇恶死为灰是也。

019、绣面纹身,貌神会煞;截头刖足,体主加凶。

貌神体主者,相貌宫之主也。若遇六曜受伤,五星剥杂,血光相会,的破交侵,必主绣面纹身,截头刖足。

020、累犯三章,伏尸躔中遇鬼;频遭百辱,卷舌度内逢刑。

三章,刑宪也。伏尸卷舌,阑干贯索,星家谓之鬼门关,躔度见不利,言人之累犯宪章,频遭官辱,皆由伏尸躔中逢克身之鬼,卷舌度内值克本之刑。行限遇之,这主恶死无疑。若不遇鬼,不逢刑,对合参差,或有吉神解救,亦未可以凶断。

021、煞难随身,膏盲及已;刑囚克本,痼疾躔身。

煞难随身,凶神贴体也。刑囚克本,煞曜刑身也。故皆主不起之疾。

022、夺项霸之材,海角带刑兼克本;染伯牛之疾,天涯为难复缠身。

海角为地网,为奴仆。天涯为天罗,为相貌。是二宫是弱,贵人不临之地,而况带刑囚以克主,为难煞以躔身?身值此者,岂不死于刑而殒于疾哉?假如六戊人立命辰宫,以金为主,飞入戌位火垣,火化刑克,本虽项霸雄材,终不免于凶死。又如六己人立命于亥宫,以木为主,身入辰宫金垣,金化囚躔,身纵伯牛德行,亦难逃乎恶死。

023、众恶临夫夫叠损,群凶聚妾妾重伤。

众恶群凶兼天星地煞无有救解而言,今人有一女而损数夫,一夫而伤数妾者,正坐此耳。

024、一七变仇须失业,六三如反走他乡;四位相欺家必败,本宫聚煞寿难坚。

此节虽以一三四六七之相克而言,而实有关身命也。盖十二宫,分言之虽有强弱不同,统言之要皆和顺为美。如一七变为仇囚,六三与命相反,四位星辰相战,本宫恶煞交侵,皆为不足,故主贫贱奔走,刑克不寿也,是知强宫固要有力,弱宫亦不可无情,看星者当兼审之。

025、方隅有犯,寿命难长;体用无情,福缘易消。

言者三方,隅者四正。苟凶煞交犯,而无救助之星,则寿命不永。体者命主,用者命限,若体用无情,纵有群曜之吉,则福缘易消。

026、四正无星,三方落陷。壮岁若居台省,末年饿死阳山。

四正空而无星,三方陷而见煞,本为不吉,忽行官禄,限遇吉星得地,骤然一发,过此一限,仍旧守穷途而饥死。前言双手为人终身独立,意犹未尽,故此复言之也。

027、命弱限强,发达不久;命强限弱,荣超终难。

《经》云:“命遇限弱,浑如逆艇上滩;命弱限强,终以槁苗得雨”是也。

028、儿女当伤,室家合战。莫言安有刑害,限遇孛罗必丧。

儿女,儿女宫主;室家,夫妻宫主。此二宫星辰最怕相刑相克,假如二宫原守孛罗克战,勿谓无有刑害,须行限遇之,或在本宫,或在命照,冲吊孛罗,克妻子无疑。此重限而言也。

029、三悲九哭战年宫,每被妻孥之削;五鬼六衰欺岁驾,频遭官吏之辱。

三悲,三丧门;九哭,九白虎。五鬼,五官符;六衰,六死符。若身命限遇三九五六之位,兼以流年相战,则其凶必以类应矣。

030、或有劫煞,多是流年作梗;更自失坠,必惟岁煞相攻。审有吉神之助,便无凶曜之侵。

劫煞乃是应天,所谓十六般亡神,十六般劫煞,人命中所不能无者,或有劫煞为灾害,必是行年冲并而后为梗,不然亦是太岁与众煞相攻,故有失坠之祸。若得吉神以救解之,庶可以无凶也。

031、客曜占强,六亲冰炭;宾星破主,九族华夷。忌仇流克主宾,煞难直刑体用,察无根基之稳,断为薤(xiè)露之人。

(宾星破主,与流克主宾,宾字不同,上以难星言,下以限主言也。言七强宫为闲忌所占,则六亲如水火之不相入。身命主为闲忌所伤,则族属若泰楚之不相恤。忌囚者,忌曜化囚;煞难者,煞星党难。直刑体用,是众凶会于当年,根基不稳,定死无疑。《经》云:太岁迫凶而入局,梦入南柯;流年会煞于当秋,歌与薤露是也。)

032、四位俱空,披头散发;孤神傍照,圆顶方袍。

披头散发,师巫流也。圆顶方袍,头陀辈也。四位乃对合之宫,孤神乃煞罗之曜,四位无星,孤神傍主,非僧道师巫而何?

033、紫气高强,师巫有分;食神共位,俗计无缘。半俗半僧闲伴主,孤衾孤枕命随奴。

(紫气若在高强,又与罗计共位,是孤中之孤,故主俗计无缘,师巫有分。诗曰:紫气逢入紫极宸,吉星同照信精神,孤寡空亡闲极位,主为僧道九流人是也。闲极伴主,半俗半僧。命主随奴,孤衾孤枕。又当以紫气遇蚀神而互观之,不可执一论也。)

034、闲居命里守孤帏,主到闲宫眠半被。

(命主入闲,闲主入命,乃是互换,孤神更值紫气奴罗照合,必主守孤帏而眠半被。)

035、夙夜忘忧闲伴主,朝昏劳役命随奴。

凡身命不可失之于弱,弱则必牵于所遇,所以闲伴则闲,妈随则劳也。是故先立乎其大,则其小者不能夺,岂特于人为然,虽命亦有然者。

036、夫婿寄生,一七主星互换;公婆真假,二三四位相依。

夫婿寄生,是夫入赘于妻,赖妻家以资生也。公婆真假,是不公婆其公婆,而父母其公婆也。夫婿寄生,必夫星入命宫,命星入夫宫,彼此互换。公婆真假,必财帛田宅闲极,三宫互相,依附以致。是二者,又有得失之辩。假如寅申巳亥四宫为一七互换,是水木相生,虽寄生,主夫妻偕老。未申二宫为二三四位相依,是日月金水类聚,虽真假,主富贵双全。其余他宫,皆主不美。

037、孛若欺金妻用妾,计如刑火息为儿。

息,女子也。古人称女为息。如吕翁谓家有弱息配高帝,左师触龙谓贱息舒其是也。妻用妾,是以妾为妻也。息为儿,是以女为子也。

038、金孛为谋多侍妾,火罗背约夺人夫。气计加临无似有,镇辰交会有如无。

金妻星,孛妾星。金强孛弱,妻主能为。孛强金弱,妾夺妻权。男命金孛会于妻宫,则多侍妾。女命火罗同于夫位,则傍人夫。盖男以金为妻,最怕孛泄。女以火为夫,最忌罗党故也。气孤计妻,相克不顺,镇浊辰荡,交战无情。若加临交会妻妾之宫,更临四败四煞,则于夫妻,亦如有而如无矣。

039、九三若会暗金,私淫棠棣[táng dì];一七如加权印,内乱缌麻[sīmá]。太白逢凶妻魍魉[wǎng liǎng],火罗带恶子螟蛉[míng líng]。寡宿临夫,明月清风谁与共;孤刑克命,高山流水少知音。

金乃妻星,化暗则不明,化权印则非体。若化暗化权,与九六一七相会,皆主内乱。然此论其大较也。使君前父侧,权印何妨?火明齐明,化暗何害?惟贱曜相牵,成沐相并,故可以此论之。太白逢凶者,金神值亡劫的刃,为流年冲并,必主魍魉之妻。火罗带恶者,火罗遇刑囚天狗,为流煞交战,定是螟蛉之子。孤神在隔角之位,寡宿在库基之乡,女忌寡宿而临夫宫,男怕孤神而刑本命,皆主孤帏独枕人也。

棠棣,木名、花名,后常用以指兄弟。

缌麻,丧服名。是次于“小功”的丧服。“五服”中最轻的一种。用较细熟麻布制成,做功也较“小功”为细。清代,凡男子为本宗之族曾祖父母、族祖父母、族父母、族兄弟,以及为外孙、外甥、婿、妻之父母、表兄、姨兄弟等,均服缌麻。

魍魉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山川精怪。一说为疫神,是颛顼之子所化。

螟蛉是一种绿色小虫,蜾蠃是一种寄生蜂。蜾蠃常捕捉螟蛉存放在窝里,产卵在它们身体里,卵孵化后就拿螟蛉作食物。古人误认为蜾蠃不产子,喂养螟蛉为子,因此用‘螟蛉’比喻义子。

040、高堂观不可同行,河上台焉堪共度。自己不遭妾辱,其妻也主淫娼。

楚襄王游高堂观以梦神女,故宋玉有朝云暮雨之咏。卫宣公作河上台以要宣姜,故诗人有燕婉戚施之刺。此二事皆淫纵而破义者。以高堂观喻迁移,河上台喻闲极,不可同行共度,言不可入命宫占妻位,或与妻命同宫同度也。若此四宫主星混处互换,加以刑囚拱夹,其妻妾不豪霸而欺夫,亦必贪淫而可耻矣。

041、貌胜西施肤不朽,贤如孟母命归基;偎玉偷香身坐马,迎新送旧主闲池。

金木水阳与身主,会于相宫,必主有西施之貌。日月金木为命主,不起本垣,必主有孟母之贤。凡女命安身,最怕临官,四马乃临官之地。立命最嫌沐浴,咸池乃沐浴之乡。偎玉偷香,迎新送旧,亦甚言其淫也。《经》云:咸池一煞祸最真,逢水妖娆主乱淫,沐浴进神仍见贵,必救倾国与倾城是也。

042、六曜朝垣[yuán],夫荣子贵;五星聚貌,脸媚肌香。已嫁如未,孤神贴体;失婚似有,贱曜磨身。遇木则天香国色,见火则佛口蛇心。六曜气孛罗计日月,五星木火土金水。朝命垣,而六曜合格;聚相貌而五星相生。则四余不可以凶言,而相貌难概以弱论矣。其有容色,而享夫荣子贵也,不亦直哉。孤神气也,两贱水孛也。贴体磨身,言与太阴同宫而近度也。孤则孤,贱则贱,又何疑焉。五星中岁德最吉,荧惑最毒,故又抽而言之,以见命主貌宫遇木则善,遇火则凶,安可以五星聚貌,尽谓之美哉。

垣本意为墙,引申为城。

043、终夜迎欢,大忌贱垣合马;未婚先产,尤嫌水孛扶身。逞扮者身临四败,披缁者命会孤刑。云水之徒罗遇气,风尘之女孛逢金。

大抵女人所忌者,咸池、禄马之地,月孛水星金之星。然必身与命坐咸池,或咸池会禄马,或水孛会咸池,或金孛临沐浴,方可以淫贱言也。若女遇孤刑而男逢罗气,则虽免于淫贱,亦不失为僧尼之徒。

044、垣城合马妇非为,帝座逢虚儿不肖。

星家以垣城名日支,帝座名时支。琴堂以日支为妻,时支为儿,与子平之法同看。假如日属子丑,则以土论,时属寅亥,则以木论。看土木二星坐落何宫,若逢生坐实,皆主妻贤子肖。此说的有至理,发星家所未发。今观望斗之说,假如寅午戌生人马居申巳,为日支,巳与申合是垣城,合马。甲子旬人戌亥为空虚,时支属亥,是帝座自虚,故主妻多非为而儿亦不肖也。此与《琴堂》之论合。一说日纳音生处为垣城,时纳音旺处为帝座。

045、两贱扶身,烟花粉黛;双凶夹命,自缢投河。

两贱者,金与孛也。扶身,是同行同度。双凶者,计与孛也。夹命,是一往一来。故一落风尘,一主恶死。

046、众煞扶身,非悬尸则刎颈;群凶损己,不产丧也多惊。

众煞群凶者,非特亡劫的刃三煞大煞之属,如火金相战,水荧交逢,金罗往来,日月被伤,此皆为煞曜往来,俱能伤身损己。《经》云:交逢阳刃,互带悬针,杨贵妃身没马嵬,咸夫人体为人*。若有昼夜月福禄吉神加拱,天月二德在命,虽有大凶,亦不横死。正谓此也。

047、日换三妆,身营柳鬼;夜眠无伴,命度虚危。

柳主轻摇,鬼主谲诈[juézhà],虚主清孤,危主哭泣。如人身命居此四宿,必好为粉饰,而不免于孤眠。

048、凤眼桃花,外假慈悲而自重;鼠眸禄马,内实淫荡于私期。太乙独占咸池,风流倜傥;水金如临沐浴,泛滥妖娆。

凤眼桃花者,酉为凤,庚子生人见酉为凤眼,酉宫之金飞入亥,见临官为桃花,故曰凤眼桃花。鼠眸禄马者,子为鼠,丁卯生人子为鼠眸;子宫之土飞入巳遇马元为禄马,故曰鼠眸禄马。二者虽异名而实一类,女命值此,外虽假慈悲而自重,内实淫荡于私期也。若月孛占咸池,水金临沐浴,皆以此论。

049、鼠眼回头,逾墙偷汉;凤眸顺视,渡水从夫。见红鸾能惹王孙之肠断,自喜神暗牵公子之魂消。

子生人以酉为咸池,以子视酉,谓之回头。酉生人以午为咸池,以酉视午,谓之顺视。回头则曰合逾墙,顺视则曰渡水,亦曲尽人情也。红鸾喜神,男命亦见之。若女命会于咸池,谓之贱垣,皆主貌美有情,故多淫贱。咸池煞,旧说申子辰三合见酉巳,酉丑见午,总名咸池。今观《经》云:鼠眸凤眼,回头顺视,桃花禄马之说,是纯以子午卯酉言,如子见酉,酉见午,午见卯,卯见子,咸池遇咸池,故以淫贱言之。若总三合一例,验诸女命,多不然,乃知望斗之论有的见也。经言子酉而不及午卯余,以午见卯,卯见子,亦当立命马足前,奔鬼头反顾,然淫欲则不若子酉而不及非子酉为金水,五星中以金水多淫故也。此余独见,观者试思之。

050、权隐金神,扬鞭嫁婿;刑加火宿,及笄从人。咸池见孛,期我桑中之约;寡宿逢罗,空耽[dān]枕上之欢。

男女以火金为夫妇化曜,以权刑为男子女人,金不喜权,火不喜刑。若权隐金神则金益刚,刑加火宿则火益焰,故主敢于自为,年少而求夫也。咸池本是浴地,孛星又好裸体,咸池见孛在身命二宫,娇淫可耻。《经》云:那堪月孛占咸池,才子佳人事事宜,期我桑中清夜约,免教穴隙钻相窥是也。寡宿本是孤宫,罗星又好隔绝,寡宿逢在身命二宫,孤单难言。《经》云:明月清风谁与共,高山流水少知音是也。

耽,指沉溺、迷恋;也有停留、拖延、延误的含义。

051、命会挽抢,逞艳娇淫之女;身逢天尾,悭贪节俭之人。

挽抢者,孛星,主淫。女人身命遇之,更逢差错破碎,咸池沐浴,决主娇淫逞艳,为色招凶也。天尾者,计星,主算。男子身命逢之,更遇秋生失地,财库无破,决主悭贪节俭,一毫不拔也。

052、小儿命数,祸福宜详。宫度失留三岁死,前凶后恶堕胎亡。四煞刑肤,胎内须当破相。三刑克命,产前必定伤身。

小儿之命,亦有当论宫则论宫,当论度则论度。宫度二主,不可去留也。前凶后恶者,三日宫之前后,不可有凶恶也。四煞者,劫亡的刃也。三刑者,寅刑巳,巳刑申也、小儿之命未有根本,最重命度与三日宫,苟宫度失留,则根基不状,三日有犯,则受气无资。劫亡的刃以刑身,巳申亥寅以克命,俱主难养。

053、月逢忌土,貌遇恶罗,不哑聋必生余指,非秃痴也主双盲。纵有吉星之助,也须凶夭难当。

此以下三节俱论小儿,言身主忌逢夜土,相貌怕遇日罗,如小儿身命值此,定主压身破相,纵有木气母星救解,亦未知之何也。《经》云:生时疾厄临人马,又与鬼门同分野,坐陷或逢土水刑,所伤必定暗哑。太阴火土处何方,东出相逢最不祥,八煞恶星如照限,便知目精实遭伤。一主生时躔度逆,又嫌罗计光相射,临官兼犯太阳时,左眼失明何戚戚。月逢计罗少光辉,右目盲来指掌稀,主顺日月逢此曜,目疾由来且庶几。忌朔望逢之,更凶。

054、月在凶躔双共乳,身躔次度两同胎。奴来主舍,主起奴宫,不是随娘嫁娶,也须换父操持。生命复生生两子,克身重克克双儿。

凶躔,次度一也。惟其次度,故是凶躔。危十二十三四度,张十四十五六度是也。更十二宫位星宿隔界之度亦是。亥有双鱼,巳有双女,若身临此宫,又与凶星同坐次度,多主双生。奴星入命,主星入奴,又逢逆行相克相反,主必重拜双亲。生复生者,如金为男主躔巳,又见辛巳年纳音金之类是也。克重克者,乃煞处逢煞,如金为男主入戌地,又见罗之类是也。生而复生,故有两子。克而重克,故失双儿。诗云:又生巳亥见金乡,寅入寅申会此力,未会次躔南到丙,火金土月看阴阳。男会忌星同月宿,此人须唤妾为娘。又云:双鱼双女主双生,月入寅申计孛侵,男女两途分朔望,望过一子一为阴。又云:三刑隔宿更空亡,华盖重来主过房,必是偏生更庶出,不然重拜两爹娘,皆是也。

055、三日加凶三日丧,七煞无救七朝亡。使一主之不亏,决终身之无咎。

小儿生有三日七日亡者,有长大成人者。三日亡,三日宫加凶也。七朝亡,七煞无救也。长大成人,命主之不亏也。盖三日宫系人一身祸福最紧,恶星躔之,灾祸立至。七煞是亡神,身主在七宫值亡神,则命宫便是劫煞,最为利害。若身命主庙旺不亏,更有吉星解救,虽三宫七煞宫有伤,决主不死,《经》云:本主兴隆,遇凶危而无咎是也。

056、计孛穿身童岁死,长庚伴月少驰名。

计、孛本是凶星,最忌穿夹身命。或加临三日之宫,童岁决无成立。长庚本是吉曜极星,伴乎太阴,或更临亥未之位,少年必擢高科。

057、详其本用,察其主宾,复究洞微,何若更推,流年相应,若能穷此仙机,亦庶几于望斗。

体用,命与限也。主宾,主与难也。洞微,大限、小限、流年、急脚、黄泉。既观本体,又察末流,既别大限,又推行年,则人之星命,亦庶几其不差云。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