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理易文化传播

玉函风水 果老星宗 七政四余 同天地之心,通造化之妙

 
 
 
 
 

日志

 
 

《玉函通秘》杂气节  

2015-11-27 09:44:31|  分类: 玉函风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函通秘杂气节

之建按:此杂气节,补充了玉函挨星、零正、雌雄、交媾以外的细节,字字珠玑,直达要害。研习玉函风水者,须逐字认真研读、领悟,方可得此天髓。

其余双山双向,水非零则易贫

山龙一路出卦而来不能剪清,是为双山双向排星者须排得死气零神克入方可,盖卦须杂错而为水神所制伏,亦发福无穷不然若遇正神则更凶矣。此就上盘论

青田论法:

天玉曰“双山双向水零神,富贵永无穷,若遇正神须败绝,五行当分别”者,言出脉既属两字,则龙之气不清矣,所以能制其杂而归于一者,惟此水耳。

脉系山龙,水宜零神以克之者,山龙以衰死为零神也。零在来水是谓克入,零在去水是谓克出。至于向上排星其水之宜正神此正神生旺也,不言而喻矣。

脉属水龙,水宜零神以催之者,水龙以生旺为零神也,零在来水是谓生入,零在去水是谓生出,至于向上排得其水之宜正神此正神衰死也,不问而知矣本文云遇正神须败绝者,就一面说

此本经所谓“零堂正向须知好,认取来山脑”是也,《插泥剑》曰:两字行来结一穴,零正当分别,后用正神先用零,杂气自能清”者,无非明杂气之龙,先用零神而不先用正神也。所以不先用正神者,谓龙既杂而水不可又杂也。司天监曰“水光不见波涛漾,杂气难收旺;徒言向水有零神,代代长守贫”者;又言“杂气之穴,明堂内非有水不能发也”余历双山之局,无论山水二龙大小,百不失一,无水者亦鲜有发。追究其原,盖由水光之不大,专主之气亦不大故也。学者慎之

狐首经曰“两字须当两字排,执一最为乖”者,终言两字之龙,宜两字下卦,龙向山水四处须两字排来,零正均合,其局始愈于一字清纯也。世之谈双山者,安可忽诸。

半岭半洋,门逢克而多庆

或山龙出脉,穴落平洋或山龙无岸借平洋之大江为潮岸,均谓之半岭半洋。排星者,须排得出元退运之死气克入方吉,此就一面说

青田论法:

世之谈元运者,分山水二龙而已,不穷知其变。

有山龙收水局者、有水龙收山局者、有山龙尽收山而不收水者、有水龙尽收水而不收山者、有山龙明堂内聚水群峰簇簇者、有水龙明堂内树峰众水涓涓者、有山水平分者

1、其山龙而收水局也此山龙而出洋者

排龙排向之法:以先天合九下卦,上盘龙宜平、坐宜克、向水宜生旺、有峰处宜生旺峰宜生旺者,见山之性情也。下盘龙宜克、坐宜旺、向水宜衰死、有峰处宜衰死,务合四象之交媾而后可者。《玉钥匙》所谓“虎入蛟潭噬水族,不似在山岳;虽随波浪渡浮沉,涵飬躁性情”。《插泥剑》所谓“山中生我,水中长性,情随荡洋”是也。

2、其水龙而收山局也(此水之成峰者)。

排龙排向之法:以后天合十下卦,上盘龙宜克,坐宜旺,向岸处宜衰死,有潮处宜生旺潮宜生旺者,见水之性情也。下盘龙宜生旺、坐宜克、向岸处宜生旺、有潮处宜衰死,务配二仪之阴阳而后可者。《玉钥匙》所谓“虹驾蜃楼若山城,嘘气出龙门;既以垭垤为行度,岗陵是去路”。《插泥剑》所谓“水中生我山中行,文章喜不平”是也。

3、其山龙而局尽收山者,纯阴局也。四面皆山、八方无水。

做法:以先天下卦,排龙时尽收生旺,排向时尽收衰死。庶合管辂诗括“局尽山兮无水通,纯阴交媾纯阳中”之旨也。

4、其水龙而局尽收水者,纯阳局也。一带皆水,八国无峰。

做法:以后天下卦,排龙时尽收生旺、排向时尽收衰死,方符管辂诗括“局尽水兮失山形,纯阳匹配纯阴人”之言也。

5、其山龙明堂内聚水成潭,群峰围簇者,元耶律所谓“童冠浴沂”格也。

做法:先于见水处排一衰死、于有峰处逐加挨排,务使峰峰皆得当元三吉者生旺平也,即司天监“会同万国尽衣冠,龙光大小瞻”之义也。

6、其水龙明堂内一峰特生,众流聚绕者,元耶律所谓“砥柱中流”格也。

做法:先于见峰处排一衰死,于有水处逐加挨排,务使溪溪皆得当元三吉者生旺平也,即司天监“朝宗万泒赴荆门,鸿恩远近迎”之义也。至于山水平分,法本寻常不待赘言。学者如此变通,夫然后可以言活泼之天机矣。

 

贪为统令之星,兼来则吉;

廉乃凶残之宿,克入堪嘉

贪,九星之通令也。除却当运,人地两元当兼收者则兼之,发福自然悠久,较之他星更善矣。廉,九星之凶宿也。除却当元,无论何运,宜克入者则用之,发福自然应验,较之他星更速矣。

青田论法

贪狼,人之所谓吉星也;廉贞,人之所谓凶星也。不知用之得宜,贪狼吉、廉贞亦吉。施人失措,廉贞凶、贪狼更凶。夫贪为九令之领袖、廉为九令之中衡,无论坐山向水,可用贪狼即可用廉贞。

值上元一运贪狼主政,山龙入首起星排来,坐山得贪,城门水口得廉;水龙入首起星排来,坐山得廉,城门水口得贪,生克得体,吉莫加焉贪属木、廉属土,一运以廉为克入者,以廉为财也。若用破、武,反克大运矣武属乾金、破属兑金,均克贪震木。如一运山龙,用贪狼之值水口,与龙山之误用廉贞类者,审机赋云“排向苟致倒颠,设宜陷免,值宿而为反,易制梃挞人”是也。

值中元五运廉贞主政,山龙入首起星排来坐山得廉,城门水口得贪;水龙入首起星排来,坐山得贪,城门向水得廉,水火既济,发莫御焉贪属木,其炁水也;廉属土,其炁火。水火既济,力量为他星所不及,故五运之克以贪为上。如五运山龙用廉贞以值水口,与龙山之误用贪狼;水龙用廉贞以值龙山,与向水之误用贪狼同者,审机赋云“乌头之药不良,适用护吉;龙眼之才最善,误投反伤”是也。排星者可不详而慎哉。

 

文未当元,遇水则偷香窃玉,

破逢退运,居山则构讼挥金

文曲,游荡之星。除四绿当元,凡水龙有光处,排得此星,家风甚丑。破军,散乱之星。除七赤当元,凡山龙入首坐山排得此星,家计萧条,讼狱不息。

青田论法:

《插泥剑》曰“风流文曲最为先,善恶须由气变迁。漫说破军多不吉,时来将相镇疆边”者。盖言文破二星之宜善用也。

文曲一星得运之时,山龙排在山峰,水龙排在向水,探花及第多饶宋玉之才。失元之际,山龙排在城门,水龙排在向水,卧柳颠狂不减登徒之好。

天卦若逢三女,文姜夏姬,数世闺中叠见;飞星假落四金,吕后武氏,一时门内多逢。

倘排向时,再与廉破禄相遇,并不交媾,必有因淫乱而行凶者矣。

破军一星值运之年,山龙排在山峰,水龙排在向水,中军刁斗能标赤帜之旗。失元之日,山龙排在山峰,水龙排在向水,同室操戈,累跪黄堂之石。

天卦若逢三女,婺妇共姜,肠断青灯之夜。

飞星假落四金,窃奇盗跖,身作赭衣之囚。

倘排向时,再与文廉禄相遇,并不交媾,必有因讼狱而杀人者矣,岂止文曲多淫、破军破财而已哉。

断太岁之何神,年逢三合。论分房之有位,卦对四冲

公位之说,即本诸三男三女卦位,非俗左一四七,中二五八,右三六九也。排龙者排得死炁到卦,逢三合之年断其祸获,逢四冲之年断其克房,但不可轻言公位,致启人觊觎之见,宫位之法,另述

向安吟位之山,子倾家而孙灭族。坐犯剥官之塜,朝宰辅而夕庶民

吟位者,本元之旺炁到山应该指向山,本元之煞炁在向也。龙从向来,是为煞龙。而复以旺作山应该指向山,以煞作向,谓之反吟伏吟。葬亲一犯之,主子孙有自缢、离乡、蛇虎害、作贼、充军、上法场之惨。

剥官者,阴阳不和。误立反吟伏吟之向,出仕者,必削谪迁流,朝做宰而夕庶民;富谪必遭回禄而遇冠盗,获祸之惨,莫极于此,可不慎哉?

青田论法:

大剥官之煞,犯之者鲜有不受其祸矣。而百中间有一二不受其祸,反得其福者,于是元运家纷纷聚讼,以为此中有天焉,不可以理法绳也,而不知其术犹未精也。《宝照》经曰“明得三星五吉向,转祸为祥大吉昌”。《插泥剑》曰“煞龙之身能福人,在师仔细转天星”。文成嚣曰“煞不大兮福不大,时师漫把剥官话”。历观诸书,觉此反伏吟之煞,尚有可以转移者也。余自得传以来,本不敢冒泄太尽,但此中三昧,不明晰以剖之,后学少有悟至此者。

剥官却能免祸的数种情形:

一.山龙

必峦头顶上有天池,若左有天潢,右有天汉,以泄其炎上之威,下之而后可以免祸;

否则,入首处穿泥渡水,但见两旁分水不见蛛丝马迹,而岸上潮水又能反照穴星,下之而后可以免祸

否则,山龙下坪,穴后重重水光掩荫贴身,左右龙虎低平,兼有水光照穴,而明堂又复宽大以舒其燥烈之炁,下之而后可以免祸。

果龙真穴的,法以廉贞安在案上潮水处无潮水者,不可下,将本元生旺安在龙山,凡有峰处均宜安生旺,凡有水处均宜放廉贞,倘处处四象交媾,亦足以发福。

此《插泥剑》所谓“煞中寻旺少人知,慎重觅仙师”也。

二.水龙

水龙必四面皆水,峦头若山行龙虽有罔阜之体,却如蛇行水上,下之而后可以免祸;

否则,明堂内诸水聚会,左右望见穴星如一物浮于波间,不沉不灭,下之而后可以免祸;

否则,江南水乡八国皆水,惟脉脊一路是土而穴星又结湖中,使人登山穴一望,但见青波浩浩,而烟火之炁一概全消,下之而后可以免祸。

果龙真穴的,法以廉贞安在峦头上无峦头者不可下。下之有祸获者,何也?水龙以峦头为峤星也,将本元生旺安在向水,凡有峤星处均宜置廉贞,凡有水光处均宜安生旺。倘处处两仪配合,亦足以发福。此元耶律所谓“旋乾转坤驾造物,移祸而为福”也。

但过二十年之后,将行排向之星运。

山龙从龙排者,龙山宜生旺;从向排者,龙山宜衰死。斯时排龙之运,已行排向之运将至,是谓之“煞还本宫”也惟大剥官之卦则然,余不此论“煞还本宫”未有不获祸者也。此文成嚣所以有“煞龙之中能福人,福人之后灾祸兴”之论也。

水龙从龙排者,向水宜生旺;从向排者,向水宜衰死。斯时排龙之运,已行排向之运复至,是谓之“煞还故府”也水龙以水为重,煞到水上,与山龙之到山同。“煞退故府’亦未有不受灾者也。此《龙眠经》所以有”人葬煞龙我亦葬,年代启迁不一样”之言也。

合而观之,葬煞龙而得法者,有吕霍之贵,即有吕霍之祸,如知其法而贪用之,此后廖之所以获谴也。慎之戒之,学者宜知其法以覆旧,不可用其法以葬亲。

零正虽宜,未交媾难全五福。

旺生亦失,即储精不宥三生

元空交媾,非俗说所配之干支阴阳也。应为或合先天之九、或合后天之十、或合一四七一卦、或合三六九一卦、或合二五八一卦、或合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河图生成之数;或合一二三上元、或合四五六中元、或合七八九下元。

均是排龙者,虽排得山水之零正合宜,而龙不与向交,山不与水交,纵发五福不全。

若徒言交媾,而不明值元之生旺,山水之零正则凶矣,学者可不慎哉?

青田论法:

世之谈元运者,往往谓零正得宜,可以发福;生旺失措,可以获祸。不知零正虽宜,往来不交,孤阴孤阳,岂有独生之理即发亦不久?生旺既失,阴阳既配,老夫老妇必无再诞之奇所发更难期

甚至零正既宜而又交媾、生旺既得而又配合,其地仍然不发而间有获祸者,是以零正生旺之得受其福者常格也;而以零正生旺之得获其咎者,变端也。

苟穷其变,其局不一:

有为大姓之祖莹,而气已发泄者。寻龙者受其形势之佳、理气之合,取骊龙颌下之珠为己,则傍前修墓探蟾兔宫中之窟。为人则依祖迁莹以为形势可藉,理气可凭矣,不知天地之灵既钟人物已穷火造之英,山川之土竟类坑灰不复燃之势,非五百四十年鸿钧再造,斯地断未有兴起者也。岂一时一运之生旺零正遂能夺乾坤之柄哉?此气已发泄而不验者一也。

有为庙宅之蔽塞,而难收远秀者。寻龙者爱其结局之真、挨星之美,或贻山僧以利,丛林内下一牛眠,不畏峤星之刺目;或赠村叟以财,修竹间封一马须,不忧烟火之熏心。以为骑龙截脉,气钟临降矣。不知阳光拥塞,形如幽室之囚;阴气团围,穴似樊笼之鸟。非宅庙之倾颓殆尽、内气舒徐,斯地断未有兴起者也。岂一时一运之生旺零正遂能消明堂之块磊哉?此已经蔽塞而不验者一也。

有为之伤其来脉,开垦其峦头者。寻龙者喜其局面之整、元运之宜,积土以培龙山,复冀乾坤毓秀,筑峰而成鹫岭,转思天地钟灵。以为地之缺陷不能全,人能修补而有福矣。不知蛇斩当道,已难为蜒蜿之行;龙屠于渊,不复作飞腾之势。非经一百八十年日月寒暑,斯地断未有兴起者也。岂一时一运之生旺零正遂能起已死之龙而用事哉?此脉经开坏而不验者一也。

有为盲师挖伤穴晕,高下失宜者。寻龙者因其峰峦朝拱、生旺兼收,倩异域之青盲以求怪穴,愧一己之白眼不识真藏。以为高则峰头而收四势,低则岩底而避八风矣。不知挖破顶门际青天而似鹤巢,不畏罡风之劫;击穿炉底及黄泉而通蚁穴,不避阴水之淹。非另行迁葬,使高下浅深之得宜,斯地断未有兴起者也。岂一时一运之生旺零正遂能免风水之大劫哉?此葬法失宜而不验者一也。

有格龙不真,排星误起者。卜葬者,既夸形穴之美、复恃元运之传,手捧指南定干支不从分水,形如面北借子午而妄起星。以为龙势既得大端,马迹何须细辨矣。不知错认祖宗,桃之僵而代李;鹊巢定属鸠居,误排星曜;张有冠而借陈,鹿质麣为马冒。非安正罗经另格另迁,斯地断未有兴起者也。岂一时一运之生旺零正遂能为冒认者献其捷哉?此格龙未真而不验者一也。

有骇骨若灰,精血无灵者。得地者卜其山川之秀、生旺之时,堆封四尺,新修乃祖之幽宫;势揽一方,转冀后人之肯构。以为我祖既安,我后自昌矣。不知粪墙难饰,不若腐草之化萤;精光尚在,坏木难雕。岂如朽麦之变蝶,生气犹存骨配则灵散,山川不能为无灵者发其秀也。非百十年间温养滋培,斯地亦未有获效者也。岂一时一运之生旺零正遂能化配腐而为神奇哉?此骸骨巳坏而不还验者一也术家有因骨配,而令子孙刺中指血以润之,使得生气者,理亦通

有大运既得,小运犯煞者。卜葬者因其水秀山环、理纯法备。操龟马之图书,星排九运;藉龙虎之拱揖,形揽千峰。以为形理合宜、贞祥立应矣。不知推大运之三般,二十年吉星归掌,福固有征;排小元于一岁,十二月煞气临身,殃亦难免小三般不利,多有初年获祸者,慎之。非四五年间阴霾消尽,斯地亦未有骤起发者也。岂大元大运之生旺零正遂能夺岁君之权哉?此运犯岁煞而不速验者一也。

有形理均合,年月不良者。贪葬者见其形势合宜、生旺交媾。守春秋改日之文,天星不用;拘仪礼葬丧之制,地候不求。以为象数既精,时日可忽矣。不知二十八宿之经纬天光,临必避难仉,而就恩用三十六宫之盈虚;地德上载,亦分节气而判吉凶。非七政五度逢时获吉,斯地亦未有速发者也。岂一时一运之零正生旺遂能让星辰之天变哉?此误用时日之不速验者一也。

至于虚花假穴、过峡不真。其形颇有可观、其理居然合法。乃迁葬之后,言生旺之祥,衣冠竞同优孟;论死衰之咎,荆棘日满门庭。非元运之不验也,盖生旺之龙中藏五黄之煞,而人不知故也。以平分六十龙论之:来脉过峡,子龙如戊子、丑龙如己丑、寅龙如庚寅、卯龙如辛卯、辰龙如壬辰、巳龙如癸巳、午龙如甲午、未龙如乙未、申龙如丙申、酉龙如丁酉、戌龙如戊戌、亥龙如己亥等脉,皆十二支中之“龟甲”,犯“五字之煞”,固为万世不移之廉贞。

至八干四维之中线,古人又谓之为“空亡度”,虽不犯五字之煞,而宫度不清、气无专主,其祸福亦与地支之龟甲同。元运家格蜿蜒之起伏,脉遇六空即识阴阳之错乱,排龟马之星辰,度逢五字定知响应之无灵者何也?入脉不真断验皆谬。此天玉所以有“倘若来龙骨不真,从此误千人”之戒也。《插泥剑》所以有“生旺之龙且杀人,不察祸临身”之训也。

若夫不知形势之无结,所得理气皆伪传,而谓挨星之无效者,犹隔靴搔痒而不屑之教诲也。《玉钥匙》曰“河洛之英天地钟,家家宅墓喜相逢;行龙若有秋毫错,祸福难凭一掌中”。经又曰“辟如铜人针炙穴,隔差一指连命丧”。学者体之,勿妄谈零正生旺之得失可也。

元出卦兮卦出元,出必深穷所以。

水胜山兮山胜水,胜当考究其原

有出元不出卦者、有出卦不出元者,排龙须以天卦之局为法,若地卦不足论也。有山龙而水反胜乎山者、有水龙而山反胜乎水者,排龙须以胜处为主,弱处不足议也。

青田论法:

《插泥剑》曰“出卦出元不一般,作法一例观;分水分山争权力,宫神照神间”。由此推之:元卦固不可出,出卦而犹在一元,出之无碍。

山水固宜有分,分以水而有胜于山者,分之贵详。何也,出卦之论其法不在静盘。但从天卦起星,而后挨来之星同在一元三吉之内,虽癸丑、寅甲、乙辰、巳丙,丁未、申庚、辛戌、亥壬,犹在流行之一元,不得谓之出卦也。此文成嚣所谓“出卦不出元”也。

挨来之星,不在一元三吉之中,即子癸、艮寅、卯乙、巽巳、午丁、坤申、酉辛、乾亥,既非流行之一元,不得谓之一卦也。此文成嚣所谓“出元即出卦”也。

但徒持挨来在一元之内遂谓不出卦者,于斯道升堂尚未入室也。

玉函之秘:

先以天卦为主,静盘之癸丑、寅甲、乙辰、巳丙、丁未、申庚、辛戌、亥壬之位,自天卦飞加以来,两卦干支交界处所分之星,同在一元三吉之内;下卦起星之后,两卦干支交界处挨来之星,又在一元三吉之中,夫然后谓之不出元即不出卦也。如第重挨来之星,而各天卦所分之星得一而犹遗一也挨来之星同在一元,固可暂用,但不如上下均合之为妙也

若天卦加来之星,逢此四凶,而与挨来之星不交媾、不归元、不逢时、祸且难免矣。慎勿谓流行卦之权有胜于两浑仪天卦也。《玉钥匙》曰“出元出卦有分寸,两浑仪天流行比合论”。倘若同归一元中虽逢歧度,何劳问者,即详此出卦之作法也。

至山水争权,山胜水者,法以山为主。

山龙岸内水光低小、岸外峰峦高大有胜于岸内之水者,排龙时其向先收生旺排向时,其向继收衰死,更须交媾者乃吉,虽有岸内之小水无碍排向时宜阴阳相见

水龙岸内水光平浅、岸外峤星高耸高墉林宇古塔近峰皆是有胜于岸内之水者,排龙时其向先收衰死,虽有岸内之小水无妨者,照神微弱、宫神尊严也。但山龙脉脊成峰必有百步之长始可收生旺,而水龙溪涧成湖即至数丈之长亦宜生旺者,即天玉“水神百步始成龙,水短便遭凶;零神不问长和短,吉凶不同断”之法也。

至山水政权,水胜山者,法以水为主。

山龙近岸平庸、岸外渚水汪洋、江河横绕,登穴便见水光,其水有胜于近岸之山者,排龙时向必先收衰死,坐山虽不得生旺亦发!但剥官金煞之山不可犯;排向时必继收生旺共两神必交媾始可下,慎之。坐山虽不得衰死亦兴。

水龙近岸水围岸外、众水渚蓄、百川潮注,登穴只见水光,其水有胜于穴星之体者,排龙时向必先收生旺,坐山虽不得衰死无害;排向时向必继收衰死,坐山虽不得生旺无虞者,照神夺权、宫神无力也。但山龙向上水大,必水光处能交媾而山之差错始不验;水龙向上水大,必水光处能配合而龙之杂乱始无忧者,即天玉“龙中交战水中装,便是正龙伤;前面无凶交破,莫断为凶祸”之法也。穷元运之变者,岂可忽诸?

 

一星转运,即属山乾水乾向乾峰乾

经云“乾山乾向水流乾,乾峰出状元”者,即龙向山水均得武曲一星也。“午山午向午来堂”者,即龙向山水均得右弼一星也。“卯山卯向迎源水”者,即龙向山水均得禄存一星也。“坤山坤向水坤流”者,即龙向山水均得巨门一星也。岂时师纳甲运云哉?其实有八,姑举四卦以例其余。

青田论法:

八纯之法,前已详言之矣。但人贪八纯之名,而不顾生旺衰死;只期得乾山乾向、午山午向、坤山坤向之局,以为作法既得而时运可待。不知元空之法,八纯各有专司之责、主运之权也。

如:一运子山子向司天,以乾山乾向辅之,是以阳之一、阴之六成一六共宗之交媾,而为贪狼主政之作法。六运乾向乾山司天,以子山子向辅之,是以阳之六、阴之一成六一共宗之交媾,而为武曲主政之作法。除一六两运外,仍用一六之纯局者,法虽合、而祸反兴矣。

二运坤山坤向司天,以酉山之交媾,而为巨门主政之作法;七运酉山酉向司天,以坤山坤向辅之,是以阳之七、阴之二成七二同道之交媾,而为破军主政之作法。除二七两运外,仍用二七之纯局者,星虽一而炎自起矣。

三运卯山卯向司天,以艮山艮向辅之,是以阳之三、阴之八成三八为朋之交媾,而为禄存主政之作法;八运艮山艮向司天,以卯山卯向辅之,是以阳之八阴之三成八三为朋之交媾,而为左辅主政之作法。除三八两运外,仍用三八之纯局者,理虽通而时不遇矣。

四运巽山巽向司天,以午山午向辅之,是以阳之四、阴之九成四九为友之交媾,而为文曲主政之作法;九运午山午向司天,以巽山巽向辅之,是以阳之九、阴之四成九四为友之交媾,而为右弼主政之作法,除四九两运外,仍用四九之纯局者,局虽合而运未通矣。

第曰八纯之局,无论得阴阳太少之交,如子之配乾、坤之配酉、卯之配艮、巽之配午,一干未尝不配一支,又何必挨其时而后用之者,不知时中之义也。

予因此而试其法,不惟八纯宜用令星,即一切山水作法,不挂令星者,其力亦减半焉。至于中五之运廉贞司天,若同纯局,寄四廉之数以四代,取九以为交媾,寄六廉之数,以六代,取一以为交媾;各运廉贞均以立极之数代,其发福之速,真有疾雷不及掩耳之势已。予赘其说而补其远者,恐人贪其局而陷其咎也。

 

九运流行,当分东卦西卦南卦北卦

言排星者,得当元之生旺,而零正尤当排归三般卦内才为清纯不杂,发福悠久。

青田论法:

归元归卦、其法固清,而其地不验者,非元运之无凭、措施之未当也。

如山龙峰宜生旺,水宜衰死,设排水而误下生旺,其祸可以立见。余乃阅数年,或植树木以蔽之,不见波涛之状;或筑屋宇以塞之,不见浩瀚之形;其家反见兴隆者,生旺合形、不为水神之见泄故也。

水龙峰宜衰死,水宜生旺,设排水而先安生旺,其福亦可以立见。乃阅数年,或值树木以蔽之,不见清流之激湍;或筑屋宇以塞之,不见波涛之掩映;其家反见衰败者,生旺失体、难收水神之生气故也。

至山龙向有高墉林宇此就山龙之无岸者言也,卜葬时先收生旺;水龙向有峤星栋宇,卜葬时先收衰死;固是玄空作法,乃不数年,林木见伐、高墉倒塌、峤星颓坏、栋宇摧崩,向之见为峰而收生旺衰死者,今则平荡无踪,而失生旺衰死之所凭也。则求福者能不反见其祸哉?

予窃思之,此中盖有天道而非人谋之不善也。《插泥剑》曰“天工虽以人工亮,人力胜天天奈何。天道恶之假人力,祸福无常且自歌者”即是之谓也。得法者遇此等事,虽有大力,其如之何哉?

天元地元人元,归之获吉。

一运二运三运,由此渐挨。

青田论法:

《宝照》曰“子癸为吉壬子凶,三字真假在其中”。盖言龙之行度,天元兼人元而行为顺子,顺子之龙为真龙也。

天元兼地元而行为逆子,逆子之龙为假龙也。而非谓天元之龙可立人元之向,不可立地元之向也。如谓不可立地元之向,何《宝照》又曰“乾坤艮巽脉过凹,节节同行不紊淆;向对甲庚壬丙水,儿孙列土更分茅”乎?予自得法以来,始知龙之行夫顺子者,体天道之左旋也,左为阳龙,必左绕而阳气始动也。龙之行夫逆子者,体日月五星之右旋也,右为阴,龙若右旋而阴气多凝也。龙法贵阳而贱阴,故仙师专取顺子之龙以为阳龙也。

至于立向之秘,以元运之挨得生旺为阳,衰死为阴。

设天元之龙,生旺衰死挨在顺子之山向始得零正交媾,则迁顺子之山向,若生旺衰死挨在逆子之山向始得零正之交媾,则迁逆子之山向,如持顺子为真、逆子为假之说,而舍逆子之生旺趋顺子之衰死,其顺子不如逆子多矣。学者岂可刻舟求剑,知经而不知权乎哉?

 

换象换爻未澈玄空之奥义,

合九合十方为河洛之精英

时师不识元空妙义,有以抽爻换象、执方位以论理气者;有以六十四卦反对错综、执卦坐以论理气者;有以金龙四大水口论理气者;有以紫白板格论理气者;不知玄空雌雄之交媾,即此河洛合九合十之精英,未得天机钤诀,不若宫墙外望哉?

青田论法:

丈龙之法创自青乌樗里,后之元运家据步武而谈吉凶,往往年代不遗一黍者,法本此矣。今之论三卦者,亦以生旺衰死是问。至于生旺衰死每年所行之度数,则置而不问,而不知失其丈龙之法度,即昧其行运之疾徐矣。《玉钥匙》曰“山龙用九,体夫乾八十数,安水龙用主,体夫坤七十二侯按此用九用六之数,准以周尺丈之法以期合三百六十五日三时,共折为四千三百八十三时,以老阳九九八十一数分之,每一数得五十四时零十三分五秒。遇大干大枝龙、节梳长而峡阔达者,一数之期行运九寸,期年共计行运七垂死的二尺九寸;遇小干枝龙、节短促而峡狭小者,一数之期行运九分,期年共计行运七尺二寸九分。此用八十一数之法,山龙之大小奉之为准绳也。

又以老阴阴符六六三十六、阳符六六三十六作七十二侯分之,每一侯得六十时七刻。遇大杆大枝龙、节长远而峡宽大者,一侯之中行运一枝,龙节长远而峡宽大者,一侯之中行运一尺零一分二厘五丝,期年共计行运七丈二尺九寸;遇小杆小枝、龙节短近而峡逼隘者,一侯之中行运一寸零一厘二丝五毫,期年共计行运七尺二寸九分,此用六七十十二数之法。水龙之大小视之为步履者也,但老阳数中寓夫阴者,七十二侯之机缄而以八十一数驭之也。老阴数中寓夫阳者,八十一数之化育而以七十二侯代之也。地理家以山象乾、行运用九;以水象坤、行运用六所行尺寸同归一辙。至山水二龙之宜行生旺衰死者,排龙从迁葬之日,穴后起丈至某节,属某年管局,以山峰之秀丽凶顽、元运之零正得失断其富贵贫贱峰秀而得生旺者,掌局之年必发福;峰恶而得衰死者,管局之年必发祸。若向与水当以五年分符之数推之,则吉凶所应之年月自知矣。下盘排向与此相对。上盘丈向丈水砂之法详后

若向与八国之潮水城门,奇峰贵砂亦从迁葬之日,穴前起或直丈或横丈或斜丈,丈至某峰某水某年管局,以星峰之形象,洋光之大小零正之得失断其吉凶祸福,夫而后可谓一丝不走也再以管局之年论,若与龙山生命四冲,三合五合六合得焉,得禄得贵之年必发无疑,累试累验矣学者识此,谈生旺衰死,几知其所行所止矣。

彼发青襄之秘,不过是焉,何来倒左而倒右;

我穷朱雀之源,如斯而已,岂在净阴与净阳?

 


《玉函通秘》杂气节 - 玉函风水 - 玉函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1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